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蒋世刚的博客

真善爱美---六玄子

 
 
 

日志

 
 

从横平竖直开始  

2015-11-23 12:18:03|  分类: 书法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习书法,
从横平竖直开始

■于钟华

  书法对中国老百姓日常生活的影响非常大。大到什么程度呢?完全超乎你的想象。

  我举一个小例子。有一次,我陪客人到杭州西溪湿地坐船游览。摇橹的是个小伙子,只见他轻轻地来回摆动船橹,小船就稳稳向前驶去。我问他是怎么做到的,他说:“你看,很简单,就是一撇、一捺,一撇、一捺,船自然就往前行了。”可能是出于职业习惯,我问他,你知不知道吴道子?他说不知道。我又问他,王羲之呢?他说知道,而且还知道王羲之写的《兰亭序》。

  实际上,只要学习过书法,几乎都会对中国书法中很讲究的东西谈及一二,尤其是对“横平竖直”这四个字。甚至有的人根本没有学过写字,或者根本就不认字,但如果你问他,“你觉得书法最讲究什么”,他的第一个反应多半就是“横平竖直”。“横平竖直”讲的究竟是什么意思,它的内涵到底是什么,可能大家不一定知道。

        我们先看“横平”。我在严格按照横平的一般理解进行书写时,有的人认为我写得不对,认为横画写得太平了。凡是练过书法的人都知道,在写横画的时候,横画要斜上去。这毋庸多言,但是我想请问诸位的是,既然要把横画斜上去,为什么还要叫“横平”呢?斜上去了它还能叫平吗?

  我记得小时候有写字课,写的内容是语文书中课后方框中的生字,这些字是标准的铅体字,老师就要求我们按照这些铅体字来练。铅体字的横都是平的,我就按照它来写。可放学后回到家,我母亲马上说:“错了,不能按照这个写,这个横要斜上去。”我说:“老师说按照这样写,你为什么非要让我斜上去呢?”到底什么原因,我母亲并没有解释,她就丢下一句话,“你去问你老师”。当时我有一个书法老师,是一位老先生,叫罗舒亭,是当时亳州最有名的书法家。我说:“罗老师,明明是横平,为什么非要把它斜上去呢?”罗老师对我讲:“人的眼睛看东西,有一些奇怪的地方,如果你要是写了一个很平的笔画,你会感觉到这个笔画有点往下垂。所以要想把它写得有精神、好看一点,就要把横提上去。”罗老师还给我写了一个“大”字,“大”字的横画写得很平。然后他说:“你看,这个横画是很水平的,看着不好看,但如果把这个横画斜上去,撇捺不变,是不是就好看了?”我一看,的确如此。当时我觉得罗老师真厉害,比我母亲厉害,一下就把这个问题解决了。

  但是直到有一天,这个本来觉得已经敞亮的问题却再次陷入晦暗之中。有一天放学回家后,我把父亲练字的字帖从他的房间里拿出来,想试着临摹一番。我当时练的是柳公权的《玄秘塔碑》,而父亲练的是一个我觉得很神秘的字帖,叫《张猛龙碑》。我把《张猛龙碑》与《玄秘塔碑》两个字帖放在一起对照,看看它们有什么区别。我当时看到的最大区别就在于它们横画的不同:《张猛龙碑》中的横画非常斜,比《玄秘塔碑》中的横画斜了很多。看到这种不同后,我练字的心情没有了。我赶快把家里所有的字帖都找出来,放在一起,然后把我姐姐用的量角器(当时我姐姐已经读四年级了)拿出来,看一看这个横画,然后量一量这个横画的角度。等一个个量完后,我发现了两个问题:

  第一,所有的字帖,不论是《张猛龙碑》,还是《玄秘塔碑》,以及其他比如欧阳询、颜真卿、赵孟頫等的字帖,它们的横画的倾斜度各不相同。原来我以为所有横画斜上去的角度应当是一样的,结果发现完全相反。

  第二,在《玄秘塔碑》中,同样一个字,横画的角度也不一样。

  这大大出乎我的预料,因为我原以为,写得好的字,横就要斜上去,而且斜上去的角度基本是固定的,特别是同一个人写的同一个字,更应如此。但现在却发现并非如此,什么原因?我当时搞不清楚。

  随着年龄的增大,我开始找一些书法的理论书来寻找答案。20世纪80年代,书法理论书很少,基本上都是沈尹默和邓散木先生的。后来我父亲还帮我买过一本潘伯鹰先生的《中国书法简论》。这几本书虽然都讲到了横平竖直的问题,但他们的解释和我的蒙师罗老师讲得基本上一样,只不过他们用书面语表达得更专业一些:因为人的眼睛有视觉误差,所以我们所写的水平的横画在肉眼看去并不是平的。

  当时还有一本讲如何临习颜、柳、欧、赵四大家的楷书的教材,书虽然很薄但却非常细致,它把颜、柳、欧、赵的横画的角度都量了出来,很像我六七岁时做的工作。这本书还得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结论:横画的倾斜度看上去要很舒服的话,要有大概三度到五度的仰角。我按照这本书中的方法去写,确实很见效,临字帖临得很像。可以说,这是在我之前琢磨的方法上的进一步提高。当时觉得自己已经找出了结论,只要按照这个规律去写就可以,不需要我每次去量了。

  然而好景不长,新的麻烦又来了。首先,这样临帖看似很科学,但却很浪费时间。因为那个时候我还是小孩,每天要交一张毛笔字作业。原来正常写一张毛笔字需要40分钟,而按照这种“科学”的方式写,需要一个半小时。第二,没办法创作。我们总不能写字时,先用量角器、直尺量好,然后再去写吧?或者按照某个固定的角度去写,那不变成图形设计了嘛。

  这让我陷入到了困惑之中。实际上,我的书法研究为什么会走了一条现在看来和大众不太相同的路子,其中一个原因就在于,当我碰到了一些困难后始终没有哪一个人讲的道理能够真正说服我,所以我就必须去解决这些麻烦、解决这些问题。而当时,这个问题在心里面就像春草一样,往上面疯长,长得让人心里难受,甚至有时候有一点惴惴不安的感觉,因为这个问题悬在那里没解决。

  更大一个打击是在1991年,那年我到杭州去拜师。结果第一次到大城市的书店后才发现,怎么会有那么多字帖?比我们家的字帖、比亳州新华书店的字帖多多了。其中有一本字帖叫《峄山碑》,据说是秦朝的丞相李斯写的。《峄山碑》让我觉得很奇怪,因为它的横画是水平的,并没有往下垂的感觉。原来我认为那些老师讲得对的很多道理,当时一下子感觉站不住脚了。什么原因呢?我想是不是因为篆书书体的原因?但是后来发现,清朝的钱南园写的楷书所有横画也都是水平的。所以,水平与否和字体没有必然关系,篆书横画是水平的,楷书的横画也可以是水平的。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呢?于是,我就开始找书、翻书,看各种书法美学、书法技法,甚至书法辅导之类的书,但竟然没有找到一个人、一本书或者某一段文字解释这个问题。后来,过了至少是四五年后,我记得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后期了,总算把这个问题搞清楚了。

  这个问题搞清楚后,我才发现自己还是有先见之明的,之所以将这个问题看得那么重,原来它关涉到的是失传的晋唐书写方式,也就是那个秘诀中根基的部分。前面我们讲过,越是根基越重要,如果没有这个根基,晋唐书法这幢大楼根本就建不起来。宋元以来,甚至可以说直到现在,书法一蹶不振,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就在于没有找到解决中国书法最基础的“横平竖直”问题的办法。之所以我找了那么多书都没有解决它,是因为书法发展中出现一个根本问题:大家都在思考如何不断地将书法大厦建得更高,但却从没有去考虑它的地基问题。造楼房首先要打地基,书法的发展同样如此。

  当然,问题解决的路向是要回到唐朝,回到我反复讲的笔法授受史。我们曾经说过颜真卿的《述张长史笔法十二意》。什么是笔法十二意?顾名思义,就是十二种与笔画相关的笔法内容。其中一个内容是关于横画的。原文是一种对话体,张旭问颜真卿:“夫平谓横,子知之乎?”颜真卿回答说:“尝闻长史九丈令每为一平画,皆须纵横有象。此岂非其谓乎?”“夫平谓横,子知之乎?”是说横画要写得平,你知道吗?颜真卿回答说,写横画的时候,都须纵横有象,是这个意思吧?张旭回答说,你讲的是对的。刚才的这个翻译,是现在的书论里边的常规翻译,但这样的翻译可能会有点误导读者。因为这样的翻译貌似很清楚,但却对我们的实际书写一点帮助都没有。读者读完以后,依然不知道横画是怎么回事。将“夫平谓横”还原为我们日常所知的写横画要写得平一点,虽然没有错,但却是正确的废话。

  我们可以设想,颜真卿去洛阳见张旭时,已经40多岁了,而且在书法界也有了一定的名声。这样伟大的两个人物,会不会在那里谈论一般的常识性问题?我们可以反过来想,中国书法史上这样伟大的两个人物在一起对话,然后形成如此重要的理论篇章,应该探讨什么问题呢?如果把这个问题搞清楚后,说不定能够破解很重要的书法秘笈。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