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蒋世刚的博客

真善爱美---六玄子

 
 
 

日志

 
 

明末清初蜀中名僧寂光印豁禅师  

2016-11-08 19:31:44|  分类: 高峰道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胡传淮

  巴蜀之地,禅僧辈出,故佛教界有“言蜀者不可不知禅,言禅者尤不可不知蜀”之说。明末清初四川蓬溪县佛子寺寂光印豁禅师系破山海明禅师之高足,乃禅僧之佼佼者,在巴蜀禅宗史上占有重要一席。讵知世远年湮,时迁事变,今知晓佛子寂光印豁禅师者,鲜矣。故今特将印豁禅师之生平、著述作一考述,抛砖引玉,敬祈方家郢政。

  一、寂光印豁禅师生平

  寂光印豁(1619—1699),明末清初四川省南充县人,父姓杨,母李氏。生于明万历四十七年(1619)十一月二十四日,俗居第三。生时香云捧岫,人咸异之。及长,喜闻释典,清顺治五年(1648),年三十投法雨禅师落发。一日过鸣鸦寺,见案上佛典,随手揭开,偈曰:“求佛在己,弥陀在心。要行三歧路,便问去来人。”后住蓬溪高峰山寺三载。因疑情大发,乃不畏艰险,一瓢一钵,以烟霞为侣,云游到梁平双桂堂,参拜破山禅师。《寂光印豁禅师行实》云——

  幼负出尘之志,奈父母鞿鞚不许,遂持金刚为业。年至三十,父母厌世,遂弃室,投法雨禅师落发,即戊子(1648)岁也。欲往南方参学,行至汉上,因兵戈阻隔,不惬本怀。闻南北两山,有居茅庵者,俱往叩及,并无一语打着心下事,遂与白斋禅师偕行,每每叩及此事,斋曰:“闻你乃名家之子,恐受不过我们澹泊,问他何益?”行至一寺,名曰呜鸦寺。适寺主留斋,往殿中经行,值案上有一函经,随手揭开,有偈曰:“求佛在己,弥陀在心,要行三岐路,便问去来人。”即掩卷复行,疑曰:“求佛在己,弥陀在心,作么生是心?要行三岐路,便问去来人,作么生是去来人?”斋毕辞行,且行且疑,至石灰窑口,闻瀑布声,忽会得去来人,驰求之心。稍歇,又至汉城东关外万仙寺,遇无著禅师教参万法公案于此,疑来疑去,或在行住坐卧之处,胸中不自由,或半偈,或全偈,数数涌之,不知是何意思,亦不管他,只管疑去。然虽如此,要人证据,始得遂回川中。闻本师破和尚在于明朝地方,不便往谒。又闻南部有允册大师,遂往参拜。师问:“甚处来?”余云:“汉中来。”师云:“汉上主法道者是何人?”余向前拱而立。师曰:“不是者(这)个人。”余曰:“我也是暂来礼拜底(的)。”师笑而已,余与之一喝,便行。值奇轩苏公,请至高峰山(今四川省蓬溪县高峰山),居静,日夜孳孳以此事为极则,众檀互相议曰:“此僧似痴愚者。”余亦不管他。瞬息间,将三载矣。一日,维纯杨公送午斋至手中,执一枝花至榻前,作献花势,云“鲜花入禅榻”之语,余闻忽悟。盖不自由云:“鲜花入禅榻,青松物外春。摇指游玩去,举步任纵横。踏翻须弥顶,扶起杖月轮。妙貌果如斯,只是不知名。”杨公云:“此语从何而来?”余曰:“亦不知从何而来。”其时闻本师破和尚已至梁山金城寺,告辞苏公下山,亦不与之云去处。行至西邑(四川省西充县),有知者曰:“清、明两兵,正在宕渠(今川东达州市一带)地方交锋,其势不可往也。”众檀越留住书楼山(今四川省西充县书楼山)。又二载余,犹然两地烽烟未息,只得拚身潜去。将至年余,方抵双桂(今重庆市梁平县双桂堂),见了和尚。师问云:“从那里来?”余曰:“北道来。”师曰:“人心险于山势,怎得到者(这)里?”云:“不险。”师曰:“既不险,用来作么?”云:“若有来,又险也。”师顾知客云:“好生安排着。”值开板三日后,往方丈问云:“如何是空劫已前底事?”师咳云:“佛法大有。”只是咳嗽,余便一喝,师将火筋便打,余大笑而出。复呈偈云:“绝后再苏梦里回,髑髅粉碎顶门开。通身毛孔通身汗,是处逢人笑满腮。”师看云:“一人传虚,百人传实。”余撤得便行。至晚,适落堂,余出问云:“如何是诸佛道不得底句子?”师蓦头便打,余与一喝而出。师对众云:“问话者到好个气骨,只是犹欠转身在。”余复进堂,师按拄杖云:“因甚老僧又道得?”云:“和尚纵道得,总要开天下人眼目。”师拽杖而出。一晚树南禅师设茶,师吃药酒,举杯云:“诸方吃茶说茶话,老僧吃酒说酒话。虽然茶酒不相侔,总要令人快处恰。作么生是快处恰底事?”余曰:“一花百亿国,何处不风流?”师曰:“老僧只是不肯在。”余便掩耳而出,复呈偈云:“赵州茶,曹山酒,上古风规至今有。醉却街前无知汉,两头三面解开口。开甚口,咄!笙歌丛里过,线音不着叟。”一日,师患恙,大众不敢进方丈问安。值师出木寮里看工匠,执事者来云:“众师可往彼处问候和尚。”一众齐赴木寮,礼拜方起,师问云:“作甚底?”余曰:“问安。”和尚师曰:“老僧所患者是常病。”余曰:“总为天下人害病。”师曰:“天下人无病。”余曰:“若恁么和尚亦当万福傍僧?”云:“何甚觜多?”余便掌云:“你作觜多会那。”一众吟吟而退。一夕,师与大众同吃茶,师举茶杯云:“道道一。” 僧撤杯而饮。师再与一杯,其僧欲接,余喝曰:“再吃则不堪。”师云:“若不是傍观者,亲淹杀者汉了。”师顾余云:“你也须吃一杯。”余两手向师手中撤杯于桌上,作击碎势便行。师笑云:“得恁么无礼也。”一日,有僧对余云:“你底落发师已顺世矣。”余即往醉佛楼辞师奔丧。师云:“也是好事,怎奈老僧年迈如风烛中人,恐他日后悔,且四路兵马把如铁桶,作么去得?”余曰:“官不容针私通车马。”师将禅状一拖云:“你去通去,你去通去。”余一喝便行。至水室中,师随后却来顾余曰:“作么底?”余指水器云:“者里水得与么盈那里水,得恁么渴便行。”师却又往前门,迎着余曰:“者老汉到处撞头磕頞作么?”便下寨至堂中,收拾行装。师即发侍僧来语,执事设茶苦留。云幻长兄云:“千个万个去,和尚未曾如是。今发侍者来与弟等相留,虽我们不足与兄为友,不可辜负和尚德意。”茶毕,复强安至堂中,遂乃止焉(录自《寂光豁禅师语录》卷四《行实》,康熙二十四年刊本)。

  破山禅师(1597—1666),四川省大竹县人,号海明,俗姓蹇,明末清初著名禅宗大师、诗人、书法家,为双桂禅系的开山祖师,是禅宗史上一个传奇式的人物,世有“小释迦”之称。他在四川传法35年,是开法西南禅宗的领袖人物,对明末清初时期云南、贵州、四川、重庆、湖北、湖南的禅宗影响甚为深远,在我国西南地区的禅宗传承中拥有巨大的影响力。通过他的卓越的传教活动,使巴蜀地区的禅宗兴盛到历史的顶点。破山禅师得法弟子多达88人,蓬溪龙印山佛子寺的印豁禅师就是破山禅师的法嗣之一。印豁为临济宗杨歧禅系南岳下三十五世。破山禅师对他极为器重,有《付寂光印豁禅人》诗云——

  坐破蒲团不计年,硬如生铁软如绵。三冬九夏寒温事,漫莫逢人吐一言。

  顺治十六年(1659),寂光印豁禅师自双桂堂还川北。康熙三年(1664)十月十五日,蓬溪县官民恳请印豁禅师住持蓬溪古刹佛子寺。蓬溪知县梁泰来(安徽寿州举人)撰《阖郡绅衿士庶请师于本山开堂启》云:“持临济之门风,行黄檗之照用。夺人境于棒下,分宾主于喝中。仰前鉴之昭垂,宜后昆之取法。恭惟寂翁大和尚,卓有远韵,曾为遁迹高峰;冰雪居怀,既而冤流双桂。十载之幽兰林香,一旦之颖锥囊露;如月在水而不染,似云出岫而无心。每欲晦藏,辄自昭著,其自治虽无求于世,然寓世当循缘而行。言行排绅衿齿牙,威仪为道俗指目。一音普证佛子,千指越国来瞻。弟子等劫乱残遗,幸缘善遇,愿聆绪余之謦欬,顿销夙昔之迷云。特致溪苹之具,以表凡信之忱,惟冀忻登猊座,开无碍门,澍滋法雨,同沾余润,但众等曷胜激切恳祈之至。”在蓬溪官民恳请下,寂光印豁留住佛子寺。

  佛子寺,原名佛岩院,今为蓬溪县新胜乡八村所辖,为明末清初一大丛林,高僧辈出,学者云集,荣载《四川通志》(清嘉庆本)、《锦江禅灯》等书。康熙本《蓬溪县志·祠庙》载:“佛子寺,治北三十里,在高峰山下。主山名龙印山,重叠之下峻起圆峰,如古佛坐禅之状。旁有两山若盘膝然,衣纹如画;右岗上如踞虎之形,名虎啸山;左岗上如翔龙之势,名龙印山;突起高峰绝壁数十仞,名玲珑岩;而山有五钵盂峰,峰前又有小圆峰如献宝状,先朝潭乡官题诗在焉。”清代墨客骚人,题咏佛子寺者不少。如寂光印豁禅师之乡友、清代举人罗君贶(字春元)《题佛子寺》云——

  夜深潦倒客窗西,一觉安眠契上机。不向此中除影响,谈玄说妙总醯鸡。

  悬岩小石抱藤眠,雨洗风吹知几年?为与诸人频点首,更于何处觅玄玄?

  清代广南(今云南省广南县)弟子朱中栋题赞《佛子寺》云——

  蓬莱铙多仙释,丹台古刹洞天。龙印高峰山下,虎踞玲珑岩前。左右围绕佛子,寂然光师垂禅。七纵八横舌浪,三元五位性天。喝则耳聋骨悚,棒即肤裂血鲜。触碎百殷窠臼,香腾一朵宝莲。牟尼暂藏衣里,昙华直露祗园。有时吟风弄月,有时跨象乘鸾。行住不离者个,机峰岂著两边。无孔铁锥打杀,无缝塔镇掀翻。看来这个老汉,真是鼻孔撩天。咄!一拳打破虚空藏,何止三千及大千。

  寂光印豁禅师因长期住持川北名刹佛子寺,故人们又称其为“佛子寂光豁禅师”,其语录亦称为《佛子寂光豁禅师语录》。清初高僧丈雪通醉在《佛子寂光豁禅师语录》序中说寂光法师“以酸风苦雨之际,入我蓬溪沙碛上佛子山舍中。”故言寂光印豁禅师者,不可不知佛子寺也。

  在印豁禅师主持下,不数年间,佛子寺缁流云集。破山禅师又以绫幅寄印豁禅师云:“吾道行川北,相逢尽锦鳞。几能得副命,气宇吞乾坤。”四方得法戒者数百人,佛子寺成了川中佛教圣地之一。

  康熙三十八年(1699)五月初八日,寂光印豁禅师圆寂,寿八十有一,塔葬佛子寺龙印山狮子颔下。南充举人罗为赓撰有《寂光禅师塔铭》,全文如下——

  自少林开单傅之旨,临济其正宗焉。降自近世,刹竿遍宇内,重炉烟雾腾腾,欲障梵天矣。求其实地著工夫,不从文字得见解。广长舌底遍吐净界香莲,楞伽定中直续如来慧命。惟寂光禅师者,是其人乎。

  师法讳印豁,南充杨氏子也。父文魁,母李氏。生师于明万历己未岁冬十一月二十四日子时。诞师之夕,香云捧岫,邑里传。及长,喜闻释典,欲还无垢地,遂弃家祝发,盖戊子(1648)岁也。初,从汉上将南游,不果。取次还蜀,先住蓬邑之高峰,施飞锡于西邑之书楼。尔时丛篁夹路,狼虎逼人,不友不徒,自信烟霞为侣;食荼食苦,虽无半菽忘机。且蒲团一坐,觉来烟冷三朝。盖师之苦行、法性,其坚忍,已当其入道志坚。于汉上访白斋大师为入门;于阆水参允册大师为印证。遍叩诸方尊宿,觅得向上一路,直从魔障中雄挥利刃,劈开生死关头。先因闻瀑布,会得去来人。又三年,睹鲜花顿悟西来旨。盖师之参究,愿力其殷遥已。厥后,蜀难渐平,以行脚之双桂,正投破老人炉火中。但师之法器久成,钳锤初下,已有振响寰区之音。然大任不必遽投,迟之又久,适己亥冬也。乃肯以偈曰:“坐破蒲团不计年,硬如生铁软如绵。三冬九夏寒温事,漫莫逢人吐一言。”盖师之得法宗旨,其正传已。越明年,自双桂北还,遇蓬邑绅士留住佛子。不数年间,四方之参学者云集,由是始从佛子继而大名。既而草堂法幢,三建法战者,不啻千人。先是破老人,以绫幅寄之曰:“吾道行川北,相逢尽锦鳞。几能得副命,气宇吞乾坤。”盖师之阐扬法运,其宏广已。《前后语录》六卷,《续录》四卷,付诸剞劂,登枣梨以寿世。总之当机处,是棒是喝,无非临济宗眼;一偈一言,不啜前人唾余。盖师之著作,海内其流通已。会下分灯,由端倪理可憨晓。得法者二十人;四方之得戒者,亦数百余众。都从竹篦头上,透出个中消息,恁得皮肉骨髓,盖师之源流法嗣,其火传已。行看锦鳞浪暖,象桥鼓横海之波;金鹗烟飞,狮座展垂天之翼。诚优昙之慧蕊,法道之夔龙也。

  为赓夙亲道气,示无示有,恍从掌上认摩尼。及出宰孝丰,得参玉林和尚于天目,始喟然叹曰:“法无二致,道本一原,其蜀中寂光禅师之谓乎?”于前岁躬承简命,赐环,盖辞师者三十余年矣。一日讣僧持偈来曰:“擎天驾海,脚踏云洲。虚空捏碎,倒岳倾湫。”是知师于己卯夏五月朔八日戌时过化,住世八十一,戒腊四十六。窣堵建于本山狮子颔下,龙咏其左,虎啸其右。千寻香盖,长来花雨缤飞;半步金河,独许山神礼护。噫嘻!掀翻无缝塔,向须弥顶上,笑指大千,皆培塿也。爰为之铭曰——

  法王住世,担荷大雄。双桂嫡子,派衍天童。

  初修慧业,万缘皆空。不落闻见,性海流通。

  全机独露,天牖其聪。孤芳凛凛,道气融融。

  狂禅竞尚,法经蚕丛。斯道几坠,谁翊纲宗。

  师独崛起,大振疲癃。策顽砺钝,矫异归同。

  有时兀坐,若痴若聋。偶提正令,毛竖剑锋。

  断人根器,血溅梵宫。是魔是佛,锻炼炉中。

  棒喝下处,袄狐敛踪。狂澜砥柱,唯师之功。

  说法已竟,懒与世逢。九九脱化,笑指空蒙。

  藏真胜地,挂月孤松。长绵灯焰,亿万祖风。

  塔铭刻于舍利塔上,惜今已毁。《五灯全书》七〇、《锦江禅灯》一〇、《四川省志·宗教志》、《巴蜀禅灯录》、《蓬溪县志》等书均收录了寂光印豁禅师的事迹。

  印豁禅师从双桂堂还蓬溪时,曾带来四株桂花树,植于佛子寺中。其中一株毁于1966年,其余三株今存,亭亭如盖矣。

  二、寂光印豁禅师著述

  禅师知识渊博,著有《寂光豁禅师语录》六卷、《续录》四卷,流传海内。《寂光豁禅师语录》六卷,印豁禅师嗣法门人发育、净慧、发理、发密、发昱等编,康熙二十四年(1685)乙丑岁仲秋月刊。卷一收录印豁禅师住蓬溪县龙印山佛子禅寺语录;卷二收录印豁禅师住射洪县大明禅院、遂宁县广德禅院、西充县资福禅院语录;卷三收录印豁禅师拈古、颂古;卷四收录印豁禅师机缘、像赞、次古德十可行、书问、行实、分灯;卷五收录印豁禅师法语、示偈、牧牛颂、杂偈;卷六收录印豁禅师杂著、山居、佛事等。《寂光豁禅师语录》六卷收入《明嘉兴大藏经》第三十六册,门人端倪理、不问慧同阅刊入藏,嘉禾(浙江省嘉兴市)吴机书、陈馥林、倪尔绳、陈美璋同刻,板存嘉兴楞严寺般若堂。清代吏部稽勋清吏司员外郎关中白意、清初高僧丈雪通醉二人撰有《寂光豁禅师语录》序。白意在《序》中云——

  于己酉(1669)之秋,奉差典蜀。余以事侨寓燧氏祠,偶遇寂光禅师,孤冷峭绝,目瞠云汉,不胜栗然,心窃异之。抑亦诚之所感,不介而期合耶?延而宾之,叩其所以,大有异于空五蕴,净六根,议论谈说,不著于物、顽空无益于事之辈。且性源淳洁,道体深厚,促膝连期,如如不动,事事常知,饶有禅宗气度。余起座稽首,求厥示之,始识为天童之肖孙,双桂之嫡子。再索语录诵之,则见其光芒陆离,射人眼目,句句明赏罚,字字全照用,非字非句,处处向剑刃上行;不即不离,着着有出身之路。方快临济只眼犹存,每恨无从觌面,真以坚刚之骨,荷担斯道,重以德业纯备,故龙象阗骈,如珠走盘,如盘走珠,宛转横斜,令人莫可测识,岂同世之狂禅机语,以尖新为奇文字,以斗凑为工,甚且攒花簇锦,堕入知解理障中,如油入面,莫可救矣。怎似禅师,本分接人,稳足开人天之正眼,破魔外之稠林也。呜呼!双桂往矣,得禅师而益着人能弘道,讵不信夫学者而无意滹沱之传则已,如其有意读斯录者,幸毋交臂而失之也。

  寂光印豁禅师工诗,是一位身披袈裟的诗人。其诗空灵飘渺,冲淡自然,禅意浓郁,佳句甚夥。

  寂光印豁对破山禅师充满敬意,投赠破山之诗甚多。如:《本师破和尚像赞》云——

  者个老汉,僧又非僧,俗又非俗。拟道是僧兮,惯要杀祖杀佛;拟道是俗兮,头上光光秃秃。握条白棒,不逊情物。疑杀天下人,恶声播遐域。咦!我昔曾遭毒手,代代冤深入骨。

  《辞本师和尚》云——

  数年投寄赖丛林,一旦无风起浪痕。隐却波涛莫隐处,纵横方解报慈尊。

  尘寰看破涉慈舟,大洞阳光释我忧。恩峻南山无可极,德深东海拟何酬?

  芒鞋紧俏寻茅屋,拄杖频挥彻困流。应物时行充宇宙,呈桡鼓桌渡沧洲。

  《省师中途有感》云

  劳劳千里省师归,雨色溪声逐四围。带累芒鞋皮欲破,花香啼鸟送云飞。

  《哭本师》云——

  忆师兀兀恸柔肠,宝镜胡为隐智光?只履杖头摽正眼,双趺棺里露行藏。

  人天此夕挥霜泪,花木垂秋敛翠芳。道善始终全宇内,堂前嫩桂吐悠长。

  《对本师破和尚真拈香》云——

  吾师住世从心年,祖印高提印大千。几度亲遭深痛札,何期一日鼻辽天。且道那里是吾师鼻辽天处,爇香云哀哀。

  《别真》云——

  破暑奔双桂,杪秋拨杖头。泪颜犹有迹,别像益新愁。

  木铎丘陵杳,月明天地悠。倒身三拜下,涕泗若江流。

  《本师和尚讳日拈香》云——

  季春望有六,偶说师忌日。薄供无多子,栴檀三二一。香气贯十方,裂破吾师鼻。撞着不肖儿,千古血滴滴。未审吾师来不来,顾视云什么处去也。

  《哭业师》云——

  良木摧兮月影残,长天星斗一时寒。当年觌面亲承诲,今日倾流把鼻酸。

  宝胜庵前收玉彩,井村口内折芝兰。师怀至愿如轮转,来日东升照碧天。

  唐代圭峰宗密禅师(780—841),俗姓何,果州西充(今属四川)人,华严宗五相,因常住圭峰兰若,世称圭峰禅师。印豁禅师撰《礼圭峰祖塔》云——

  闻道圭峰晋里(今西充县晋城镇)人,龙池夜雨迹犹新。禅源理行传灯载,撰疏灵文宇宙遵。

  荷泽家声声价重,师安学且且渊漘。自传心印垂千古,未识谁能继祖灯?

  丈雪通醉亦系破山禅师弟子,为印豁之师兄。印豁《访丈和尚》云——

  千里亲兄德,徐行把句敲。芒鞋踏浅草,短杖拗轻包。

  近座沾春入,香风扑面飘。相逢无个事,握手话同条。

  丈雪著有闻名遐迩的《锦江禅灯》一书,该书中载有寂光印豁禅师之身世。康熙壬子(1672)除夕,丈雪通醉于千松树下为《寂光豁禅师语录》撰序。

  昭觉寺位于成都市北郊,素有川西“第一丛林”之称。建于唐贞观年间,名建元寺,宣宗时赐名“昭觉”。宋崇宁年间佛果克勤(宋高宗赐号圆悟禅师)说法于寺,复名昭觉。南宋绍兴初年,敕改昭觉为禅林。明崇祯十七年(1644)毁于兵火。康熙二年(1663)重修。殿宇规模宏大,林木葱茏,为成都著名古刹之一。印豁禅师《次昭觉法兄除夕元旦韵》云——

  毋将形质论亲疏,特诣松门适岁除。幸酌椒觞怜后饮,操觚诗句愧先书。

  婆心耿耿通吴浙,灵觉昭昭启运初。疑是勤翁今再出,欢呼满院彻衢庐。

  物我翛然意自赊,和风解冻醒霜花。梅飘香气含云影,雨过丰枝带露鸦。

  节候平分新旧面,情缘淡薄远周遮。迷方客子忘寒暑,大似浮萍到处家。

  罗为赓,字西溪,号用梅,南充县人,顺治十一年(1654)举人,大挑一等,签分浙江。康熙十一年(1672)典试浙闱,所举皆一时名士,佥称得人。事竣,授孝丰县知县,惠政颇多。丰人感德,为立生祠祀之。例得考选,对策切中时弊,言甚直,康熙帝叹其有诤臣风,补升行人司行人。众忌之,居职六载,遂致仕归里,教子读书,耕钓自娱。病卒于家,崇祀乡贤祠,遗著有《苕西问答录》、《诸家图考》、《敦庵集》、《西溪前稿》等。印豁禅师《寄孝廉用梅罗公》云:“神交咫尺话难言,几度蹁跹履不前。若得渊明寻旧约,我来相共乐余年。” 禅师圆寂后,罗为赓撰有《寂光禅师塔铭》。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