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蒋世刚的博客

真善爱美---六玄子

 
 
 

日志

 
 

漩涡:蒋剑作品展  

2016-09-26 17:36:05|  分类: 蒋家王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策展人 |The curator:李万峰

学术主持| Academic chair:夏可君

开幕酒会| Opening:2016.5.6 20:00——23:00

展期日期| Duration:2016.5.6 - 6.5

展览地址| Address:成都南二环科华路口绿地GIC中央广场宽云艺术馆

主办单位| Sponsor:绿地集团 GIC宽云艺术馆

承办单位| Organizer:GIC宽云艺术馆

艺术家 | The artist :蒋剑

生于四川成都,1998年毕业于北京服装学院,先后工作于四川交通学院、四川旅游学院。现工作生活于成都。

个展:

《旋涡——蒋剑作品展》 宽云艺术馆 成都 2016

《不同看发》蒋剑个展 切尔西OZANEAUX艺术空间 纽约 2014《奔放的旋律》蒋剑个展 切尔西OZANEAUX艺术空间 纽约 2011

这是蒋剑在国内的首次个展,此前蒋剑曾分别于2011年、2014年在纽约切尔西OZANEAUX艺术空间举办个人作品展。

重要的是新鲜

必须经过所有的旧才有这个

李万峰

李万峰,1989年生于四川南溪,诗人、小说家,现供职于宽云艺术机构。

跟蒋剑比较深入地聊过几次,但他说出来的,远不如他的作品给我的丰富、准确、有力气。这是一位可以在吹牛皮的世界里纵横捭阖的家伙,关于艺术,他总是针针见血,然而在他到底做了些什么事情上,他或许是不愿意多说,或许是没有进行有效的梳理,以我的观察,他没能充分认识到自己的可贵之处。

也就是说,这些作品真正的核心部分,艺术家自己没有完整地说出来。他的自觉直接反应在手上,直接完成,可以比喻为一只跑得飞快的野猪,把灵魂什么的毫不留情地甩在了后面。

早几年的风景作品就能看出蒋剑的天赋并非悬空而设。天赋这东西,本来没什么用,除非经过艰深的努力把它从一片庸常和混沌中捞出来,打磨得锋利无比,归根结底都是“技术”问题。这个过程需要艺术家付出足够的专注和耐心。蒋剑本身也是个情感细腻的人,但不同于很多人的是,他完成作品的过程异常冷静,保持着高度的理性与控制力。

在之后跟头发有关同时也更具个人风格的作品中,这种趋势实现了扩张,蒋剑得以把情感通通藏在理性后面,几乎不留一丝缝隙。换句话说,蒋剑需要表达的内容变得无关紧要,重要的是表达的办法本身是完全属于他的。艺术家直接进入作品,成为作品,作品中便是极度清晰的个人。情感无限内敛的结果是,艺术家不需要做多余的阐释、干预或引导,而把自由尽可能地留给观者。艺术到了现在,这几乎是一件必须的事情。

头发只是一个出发点。蒋剑借用人的头发是为了表达无边无际的事物,绝不是要表达头发本身及其前因后果。黑白灰之间,只剩艺术和情感的本质,我将这些作品理解为充满同理心的抽象作品。事实上,线条包括黑白灰这些(痕迹和构成)也都是办法而非目的,艺术的首要任务、唯一的任务便是抵抗时间。

在智力极限的边缘向外摸索的时候,艺术家消耗掉的时间并没有逝去,而是换了一种形式存活,转化成了别的事物,也即作品。每一件作品都应该拥有一个相对完整的生态,独立生长、蔓延,形成一个足以涵盖所有的整体。抽象的优势就在这里。

抽象作品往往指向模糊,蒋剑深谙其道。他并不愿意从头发所囊括的文化性来介入作品,是对具体的指向(意味着偷懒和取巧并且轻侮自己的天赋也白白浪费努力)有所担忧,而不是没有看到头发背后丰富的人类经验。对每一种材料的使用,蒋剑都十分谨慎,只把彻底掌握、经过充分消化的内容安置在作品里面。

因为作品失去了明确的意义,艺术家就需要更为贪婪地压榨自己的心血,以足够充沛、精彩、陌生的材料来支撑原本一无所有的形式。至于最后的作品真诚与否,完成度怎样,乃至成不成立,是骗不了人的。一幅画经不经看就成了检验艺术家的关键步骤。

蒋剑需要一个平衡点,来消解所有二元化的问题。他找到了。他一伸手就碰到了艺术最重要的部位,在那里飞行和旋转的事物如此新鲜,甚至还没有被命名。不无遗憾的是,蒋剑作品的细节变化非常精微,并不适合于图片形式的传播,但我还是相信细节不是目的,重要的是新鲜,必须经过所有的旧才有这个。

2016.4.5.13.26

成都

蒋剑的旋线:生命旋涡中的默然

夏可君

夏可君,哲学家,艺术批评家,策展人。2001年于武汉大学哲学系哲学博士,曾留学德国弗莱堡大学和法国斯特拉斯堡大学哲学系。从2007年起,任教于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

艺术的每一次创新都开始于旋转与眩晕,如同文艺复兴开始于维纳斯出生的旋转与舞蹈,如同现代性绘画开始于马蒂斯的《舞蹈》与毕加索对球体眩晕的发现。

这就要求每一个艺术家都进入自己原初的触感之中:面对世界的旋涡,保持最初的眩晕,并且生成出新的形式感,在眩晕中保持眩晕并获得生动的形式感。这也要求我们放弃日常现成的视觉感,重新打开被我们日常所忽视的那个视觉深渊,让新视觉从这个旋转深渊中生发出来。

艺术家蒋剑的新绘画就来自于对头发或者说人类头顶上头发旋涡的发现,这是我们人类所看不到的头部,这是一个盲点,甚至在中国文化的骨相学上,头发旋涡也是个体命运的某种密码。蒋剑抓住了这个不被人关注的盲点,这个命运沉默的形态,赋予其形式语言。

他把头发简化为线条,反复书写这些线条,任其保持纯然的变化,几乎看不出是是毛发,但又拟似毛发,颜料的触感以及创作手法都是一种流线的方式,被自然的涂画出来,整个画面保持天旋地转的旋转,画面似乎打开了一个深渊,要吞噬我们,似乎整个世界都处于如此的不确定性之中,画面获得了一种内在的强力,好像宇宙大爆炸或黑洞边缘留下的一些边缘事件,世界向着一个混沌的中心聚集,但这个中空保持着悬空,保持着空白,似乎一切可能再次发生,绘画是让一个世界重新出生!

蒋剑的这些细线,有着太阳光线一般的辐射力,但又有着细微的语气,并非仅仅是视觉的爆炸,一切处于一种世界诞生之前的欲言又止之中,有着停顿,有着转折,仿佛一个隐含的头颅世界有待于生成出来,那是一个我们背后的世界,艺术就是去让我们去看我们日常所看不到的那个来临的世界。

蒋剑以细线辐射的方式,以细微的色泽变化,让这个被头发遮盖的脑袋——其实是我们潜在的思想,那种无言的默然,以视觉反转的方式,呈现出来了,并且有着线条的美感与力感,还有着线条的性别差异,让沉默炫目地传达出自身的力量。

随后,蒋剑还让这些线条更为保持内在爆炸的能量与活力,更为彻底四散开来,让线条成为碎屑一般,四散在有着丰富肌理的平面上,更为激发偶然性,破碎感,在视觉上更为迷离与迷人!而且还做成带有装置感的作品,拟似山水的形态,或者拟似雨淋墙头的线痕,自然而灵动,打破平面绘画的束缚,让旋转的发丝生长,蔓延,爆发,自身生成,建构出艺术家自己独特的语法。

蒋剑的作品召唤我们的关注,也吸引我们的目光,并且改变我们的目光。

漩涡:蒋剑作品展 - 六玄兴奘 - 蒋世刚的博客

 

漩涡:蒋剑作品展 - 六玄兴奘 - 蒋世刚的博客

 

漩涡:蒋剑作品展 - 六玄兴奘 - 蒋世刚的博客

 

漩涡:蒋剑作品展 - 六玄兴奘 - 蒋世刚的博客

 

漩涡:蒋剑作品展 - 六玄兴奘 - 蒋世刚的博客

 

漩涡:蒋剑作品展 - 六玄兴奘 - 蒋世刚的博客

 


 

漩涡:蒋剑作品展 - 六玄兴奘 - 蒋世刚的博客

 漩涡:蒋剑作品展 - 六玄兴奘 - 蒋世刚的博客

 
漩涡:蒋剑作品展 - 六玄兴奘 - 蒋世刚的博客
 
漩涡:蒋剑作品展 - 六玄兴奘 - 蒋世刚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