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蒋世刚的博客

真善爱美---六玄子

 
 
 

日志

 
 

梦幻西游夜舞倾城---幻花落雪26使命  

2016-09-27 16:31:43|  分类: 梦蝶儿之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使命一
师父常说仙就是仙,人就是人,妖就是妖。虽然千年之中偶尔也会有那么几个妖精或凡人晋升仙班,但在那之前,人妖殊途,还是绝不能混淆。

 

  天宫的弟子们大多非富即贵,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候,不是彼此炫耀谁谁谁的武器又新镶嵌上了稀罕的宝石,就是互相摆显谁谁谁的衣服又耗费了几两金线。

 

  我与他们是不同的。

 

  我没有气魄去为一件衣服一掷千金,因为,我没有显赫的家世,也没有堆积如山的金银珠宝,除了自记事时就不知如何得来的一对九瓣莲花,我几乎一无所有。我,是这天宫中唯一的穷人。

 

  但偏偏因为这对九瓣莲花,李靖亲自找到我,将我纳入门下并且看重有加。他说这对九瓣莲花是仙物,那么被它认定的我,也当全力而为修行成仙。修仙,是每世每世的我都不该舍弃的使命。

 

 

  雷师弟和我们不一样,他是修仙之人,天降将大任于人,自有上天独特的考量,岂是我们这种世俗之辈能够揣测的?

 

  这看似恭敬的话语,入耳却充满了嘲弄与讥讽。但我也不在乎这些。和这些娇纵成性的贵族子弟有什么可理论的?他们除了逞口舌之快还能怎样?论起武功精进,还有谁像我一样让李靖赞不绝口?

 

  不过是些纨绔子弟,我不屑。

 

 

  我日日夜夜出入郑家镖局,辛苦是辛苦了些,但报酬很是可观,于是不管是起早贪黑还是披星戴月,我每天总是要干到郑镖头拒绝再给我生意。

 

  他总是说,雷泠,钱财再怎么说也只是身外之物,大千世界多的是精彩和美妙,年纪轻轻为这身外之物伤了身子,岂不是不值?

 

  每到这个时候,我只淡淡地笑,谢过他的好意,遁回天宫休息。他是好意,我知道。甚至于对他的这种好意,我些许的有些感动。比起师兄师弟虚情假意的问候,他的话透着一股平实的温暖,让我能够暂时忘却天宫夜深人静时了无一人的清冷。                                                                    

 

  但是,他总归只是一个凡人,百年之后就会烟消云散,我与他,不一样。我所看到的我该关注的,也不能与他一样。

 

  修仙,修仙,这是我唯一不二的使命。而我,正在向这个使命步步逼近。

 

  

  忽然从某天开始,郑镖头给我的生意,不是给白晶晶送胭脂水粉就是给春三十娘送刺绣女红,明明其他地方的包裹已经堆成了小山,他还是固执地翻找出盘丝岭的包裹贼笑着塞给我。

 

  这是什么意思?不远不近的脚程,不热不冷的任务,刻意照顾吗?有心整治吗?似乎都不像。

 

  但是很快我便明白了,我想……我是被设计了。

 

  怎么能不明白?当那个美得让人不敢直视的若乱一而再、再而三有意无意地出现在我视线里用她那双盈盈美目看着我带点埋怨带点探寻地笑,我的呼吸就不自觉急促起来,连心跳也不受控制地疯狂乱跳。

 

  我渴望看见她的笑,我讨厌那一个个向她提亲的人,我想看她将他们一个个毫不留情的轰出门去,却没想到她却更加妩媚的笑着一个一个周旋。

 

  我妒嫉,发疯般的妒嫉。

 

  我有点无礼地拉住她,我说,我和你,没有什么不同。

 

  我希望,她能明白。

 

 

  曾经有一只狐狸,坐在嫦娥身侧,嘴角的笑还来不及收起,就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白眼,她问我,你有永生的生命吗?你有无边的法力吗?你又不是真神仙,和我们,又有什么不同?

 

  我无话可答,只是从此知道,盘丝岭有一个叫做若乱的灵狐,牙尖嘴利。自我邂逅了她,我将我的使命,彻底的抛在了脑后。

使命二

你为什么要修仙?是李靖的期望么?只为他是你师父你便言听计从,你这是愚忠。

 

  修仙有什么好处?神仙虽然有永恒的生命也就同时有着不可磨灭的记忆,快乐也好伤悲也罢,日子久了总会像泡剩的茶叶一样索然无味,偏偏还完全舍弃不了,这根本是自己给自己设下的禁锢,就像嫦娥那样,根本早就不想缅怀,还不得不在世人的目光中艰难跋涉。连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你都没有琢磨清楚就下定决心修仙,你这是愚腐。

 

  修仙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无边的法力吗?还是为了有一个高高在上的神仙身份?可是就算成了真神仙,等级制度也是格外森严,碰上王母或者玉帝不高兴了,挑挑眉毛就能把你打回凡间,连放个屁都要考虑周全,怎一个压抑了得?当了神仙就果真能得到你想要得吗?为了修仙而修仙,你这是愚蠢。

 

 

  记得第一次发现若乱的游龙惊鸿与众不同得一点儿也不逊色于我的九瓣莲花,我大喜过望,激动地擒起她的手邀她一道修仙,她极其不屑的撇撇嘴,说些什么我轮回我享受之类,然后便是咄咄的炮轰,只听得我头冒冷汗,除了默默感叹她不是一般的牙尖嘴利,再没有心思去考虑旁的。

 

  师父极是不悦,嘴上不说,脸却阴沉得几乎要滴出水来。

 

  哈,看看你师父那张脸,不知情的莫要以为他是死了儿子。若乱附上我的耳,嘻嘻笑着,吐气如兰。我涨红了脸,半是心慌意乱,半是忐忑不安。

 

  师兄弟们都抱了幸灾乐祸的态度观望着,等着看我这个最得宠的弟子如何被冷落,等着看穷得一无所有的雷泠再失了宠会落魄到什么田地。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师父不但没有冷落我半分,反而当众宣布由我代表天宫去迎战蚩尤邪灵。这是何等的荣誉!这不仅是师父对我最大程度认可,更是给我向天下展示实力的最瞩目的机会!

 

  我兴奋异常,完全不顾若乱的恳求。她不希望我去参加这场战斗,她说她是一个自私的人,天下苍生自有苍天去操心,那些船到桥头自然直的事情,她无力过问也无心过问,她只要一世逍遥。

 

  她急切地摇着我的胳膊,希望我点头答应她。我轻轻推开她,心头第一次升起些许的厌烦。女人,果然是目光短浅。

 

  看着她的美目蓦地瞪大,透出微微的愠怒。我顷刻没了脾气,只能连连好言劝着。

 

  若乱,我会带着天下最瞩目的光辉,安全的回到你身边,我会让全天下的女人都羡慕你,然后我陪你做你想做的所有事情,不管是逍遥还是胡闹。

 

  她见我意志已决,还是耍了小性子佛袖而去。我看着她一步步走远,赌着气左右夸张地晃着尾巴,还是忍不住低低地笑,心底生出一片一片的明媚。

 

 

  若乱,你这样的女子,天下的男子谁不对你心存幻想?谁又不是巴望着倾其所有只要能讨你欢心?你却偏偏只担心我的安危,甚至愿意抛了一切只与我逍遥一世。

 

  你说,如果你是我的妻,我还有什么别的所求?

 

  是的,如果你是我的妻,我可以放弃修仙,放弃师父的殷切厚望,放弃天宫的种种一切,但是我不能放弃给你优越的生活。

 

  我不能让你吃糠咽菜,我不能让你褴衫素裙,我不能让你和我一起辛苦操劳,所以我迫切的需要这个机会,一战成名。

使命三

若乱赌气走后,一直到战斗前一日,也没有再来找过我。

我一边无奈地叹着女人的小心眼实在不能招惹,另一边却也同样没有再去盘丝岭找过她,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准备时间只有三天,即便我不吃不喝不睡,满打满算也不过三十六个时辰,除开准备药品修整战甲这些必做之事,我几乎被师父叫在近前寸步不离。

师父简直让我受宠若惊!他教我如何在瞬间将灵力发挥到极致,如此一来,便可在战斗中占取绝对的先机,他教我在休息打坐的时候运用心法吐纳调息,呼吸一刻不停,修炼也同样一刻不停,抛去天赋异秉不提,习武之人最想要的,不就是不知不觉武功精进么?

末了,看着我一脸感激涕零的表情,他微微一笑,说,雷泠,你可知我执意让你去参战是什么用意吗?

自然是耀我天宫之光辉,振我天宫之声威。我自信满满,昂首朗声答道。

师父不置可否地笑笑,一脸的高深莫测,如炬的目光上上下下扫视了一番,才不紧不慢的开了口。我万没有想到当时听起来那简单的几句,尔后却指引了我的一生,一步一步,不能回头。

他说,果然还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天宫的声威无论何时也轮不到你一人来振兴,这天下的苍生也绝不是真要依赖你们这样的毛头小子。雷泠你听好,我让你去,只是要让你亲自去体验去感受,你可莫要师父失望。

呃……是,师父,雷泠谨记。 

虽不是完全的理解,但也大抵知道师父是在讽我不自量力,想想也是,天宫从不曾衰又何需去证明它的盛?我这一番看似傲然的言语,反而显得底气不足失了身份,于是连忙自嘲的笑笑,恭敬地抱了拳,然后提了我的九瓣莲花,从师兄弟们无数又羡慕又忌恨的目光中穿过。

 

战斗一开始我便知道我们必败无疑。那种强大,那种压迫,让我那随着这三天修炼增长到顶点的信心瞬间崩溃。

这就是神和凡人的区别么?即便是堕落为邪灵的神,法术因沾了邪念多有破绽,但渺小如蝼蚁的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呢?抓住破绽一举击溃么?那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除了苍白无力徒劳无功的抵抗,便是手忙脚乱勉强维持的自保。

那么我们又是为何而战?我们绝然是完胜不了的,上古时期的勇士们不也是以身为祭才将蚩尤元神封印了千年么?难道我们也是被挑选中的祭品么?无可选择,只能同归于尽?

不!不是这样的!我来,不是送死的!师父他也不是让我来送死的!

对,没错!师父说天下苍生绝不是真要依赖我们这样的毛头小子,他只是让我亲自感受一下究竟什么叫神,上天终会伸出援手,师父是不会骗我的,玉皇大帝也好,佛祖也好,总是会出手相助的。

我脑中纷纷乱乱的一片,一忽儿听见师父的话语如雷般在耳畔响起,一忽儿又闪过若乱嘟着嘴赌气的模样,待我完全清醒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无力的跪在天宫跪在师父面前,颤抖着说不出一句整话。只依稀记得我冲他们大喊应全身而退等待柳暗花明时他们脸上的轻蔑,记得他们看着我转身离去的时候脸上的愤怒和惊惧,记得每个人脸上身上大片殷红的鲜血,染湿了衣襟,狰狞刺目。

在那场恶战结束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夜夜从噩梦中惊醒,梦中总是昏天黑地的战斗,然后若乱凌散着头发冲上前,被那邪灵一掌打得神形俱灭。

我疯狂地想念着若乱,只是她却似乎仍在生气。先是不知原因地受了重伤却故意闭门不见,后是在武林大会上发狠劲与我交手,一副不得胜誓不罢休的样子,最后,更是完全的杳无音信。

她怎么了?我想不明白。

心灰意懒地回到师父身边,却发现没了若乱自己也再也没了修仙的意愿。师父很是失望,但也由我去了。

时间还长得很,你总有想通的时候。他这样说道。

不知过了多少年,师父做媒将门中一个家境殷实的小师妹嫁给了我,从此我也有了豪华的府邸,显赫尊贵。

一年之后,雷溟出生,从此我也有了血脉的继承,我看着那有着几乎与我一样眉眼的小人儿,却毫无半分欣喜。

又不知过了多少年,我的妻子病故,我对着她的灵牌却发现几乎想不起她的脸,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腻烦,于是在师父面前站定,说我想通了,既然生活总是这样无趣,还不如修仙来的好。

我重新开始修仙,却没有留在天宫,我居无定所,四处云游,只偶尔通过门派传音与师父闲适地聊聊,也不至于太闭塞世事。直到我遇到一只受伤的白泽小兽,它把我带回了天宫,也把若乱带回了我面前。

 

我高兴么?我想是的。虽然站在我面前的这个若乱不再满心爱恋不再故意拐弯抹角的嘲弄我,虽然她口口声声地说不再爱我不会原谅我,虽然她一脸狠绝的与我兵戎相向,我还是由衷的高兴。

我看到她在看到雷溟时眼中一闪即逝的苦涩怨恨,我知道,我虽不再是她的心爱,却也早已成为她的心魔,萦萦绕绕,从不曾消散。

我想,我心满意足了,我已经可以,坦然安心地死去。

 

若乱,人可以犯错误,但是不可以丧失尊严,我当年所犯下的错误,却偏偏是丢了尊严。所以我不求你原谅,因为一个没有了尊严的人没有资格再去乞求什么。

师父说,我的九瓣莲花是仙物,我既已被它认定,那么下世、下下世……不管转换了多少躯体,我这个曾经罪恶的灵魂仍该全力以赴地修仙。

那么若乱,若有那么一天,我成了真真正正的神仙,我会同样全力以赴地庇佑你,在山与水之间,在清风与细雨之间……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