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蒋世刚的博客

真善爱美---六玄子

 
 
 

日志

 
 

从颜鲁公, 看艺术家品行  

2017-03-28 08:33:50|  分类: 书法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颜鲁公,
看艺术家品行

文/咀华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缺点于人再正常不过,那么,保守一点讲,颜真卿近乎一个完人。

我们平常所知的艺术家,多半是矛盾体,一方面让人无限崇敬,一方面又因一些性格上的缺陷和癖好而让人生厌乃至于不齿。培根出卖朋友,欠债不还,惯于逢迎拍马,为得到巨额财富而企图娶一个寡妇;瓦格纳目中无人,自恋成狂,沾花惹草,当着妻子的面与别的女人嘿咻;雪莱也不是好鸟,因私德败坏而被牛津开除……这样的例子太多了。甚至有人总结,艺术家靠他的缺点工作。

除了人格上的问题,人们说到艺术家的缺点时,谈论最多是他们的不解世事、天真烂漫。贝多芬动辄就大发光火,梵高竟然相信妓女的诺言;李白能喝善吟却不谙“酒桌文化”,在官场上蹉跎了一辈子;晚唐奇葩李商隐,身陷牛李党争之夹缝,一生郁郁不得志;苏东坡大才,却徘徊在反对王安石与支持王安石的政治泥潭中不能自拔……真的艺术家,首先有真性情,一生求真持真,虽为世人侧目而终不悖于己心。

如果非要挑颜鲁公的毛病,那就是过于刚直,为了坚持大道真理,宰相可以得罪,皇帝可以数落,对他认为不当之事或无耻之徒“零容忍”,所以遭人陷害在所难免。然而,从人格而论,这又怎能算缺点呢?

鲁公历玄宗、肃宗、代宗、德宗四朝,把杨国忠、崔圆、李辅国、元载、杨炎、卢杞等一班宰相得罪个遍,并最终被卢杞借李希烈之手杀害。一代大师就此陨落,可悲可叹。

这两天,在匆忙中,我尽量认真地阅读了《旧唐书》和《新唐书》为鲁公立的传,颇感慨。两篇传记对鲁公其人其事的记述大致相同,都讲了鲁公从一个九品小官成长为从一品的太子太师,以及他忠直拥君、颇具谋略、直言敢谏、抗击安史、精通礼法的经历,其中两处我想讲一讲。

鲁公出身颜氏望族,诗礼传家,博古通今,对礼法的研究很深,也很坚持。他老丈人中书舍人韦迪的家,也是长安巨族,藏书甚富,自然对礼仪也很讲究。所以,鲁公一生,因礼仪之失而被他弹奏罢职的人就非常多。有时细想,礼仪固然重要,但鲁公之为是不是也过于执拗了?唐肃宗时发生过一个事,以此可见一斑。肃宗之子广平王率二十万大军去平定长安,出师那天,依照礼法,走出宫外设置的木栅樘桓后方敢上马,而广平王的都虞候管崇嗣却先于广平王上了马,不合礼仪,于是鲁公便上疏弹劾管。肃宗没追究这个事,而是答复鲁公:“朕子每出,谆谆教戒,故不敢失。崇嗣老而鐍,卿姑容之。”就是说,我儿子每次出行,我都谆谆教诫,因此他不敢失礼。管崇嗣年老又跛足,你姑且宽容他吧。连皇帝都能理解容忍的事,鲁公却要计较。何况,大军出师,本已劳苦,大将却因小事而在后方被弹劾,情何以堪,容易动摇军心,这是大忌。再者,管崇嗣没被罢职,万一哪天知道这个事,岂不要衔恨鲁公?因为这点事,何苦得罪行伍之人?

还有一事,就是两篇传记都引用的鲁公那篇《论百官论事疏》,可谓忠言逆耳,如果这疏的墨迹存世,那一定又是一件稀世珍宝了。

《论百官论事疏》,是艺术家的忠臣为维护言路通达、政治清明、社稷安定而作,通篇旁征博引、以古为镜、情真意切,忠臣对奸佞的愤慨跃然纸上,即使今天读来也还虎虎有生气,也还足以让我们引以为戒。

但是,这也让鲁公与时任宰相元载之间的仇恨更深一层。

话说元载为了独揽大权,压制百官,仗着当年因除掉李辅国、鱼朝恩这两个掌权宦官而获取的皇帝的信任,给唐代宗建议,以后群臣奏事,要先禀报长官,长官再报告宰相,宰相再根据事情的轻重缓急禀告皇帝。元载擅权之心昭然若揭。

喜欢弹劾无礼之臣,又一向不惧高位的鲁公坐不住了,立即向代宗上了这篇《论百官论事疏》。按说这篇奏章写得有理有据,我们普通人看来是很有说服力的,但在皇帝那儿就未必了。我想,代宗读这篇奏章时有两个地方肯定让他觉得很不是滋味。

一是以唐太宗“勤于听览”为反衬,这势必让代宗充满压力。难道代宗自己不知道与太宗的差距吗,难道代宗不明白言路闭塞的危害吗,需要你颜真卿提醒?二是说即便奸诈如李林甫、杨国忠者也还不敢像元载这样公然压制百官进言。原话是:“如今日之事,旷古未有,虽李林甫、杨国忠犹不敢公然如此。”李林甫、杨国忠都是历史定论的大奸大恶之徒,鲁公居然骂元载比他们还奸恶,作为崇信元载的代宗肯定很不舒服,自己的宠臣是奸佞,自己又是什么呢?

呈递这篇奏章的危险性,鲁公心知肚明,他在奏末写道:“臣实知忤大臣者,罪在不测,不忍孤负陛下,无任恳迫之至。”就是说,我知道冒犯宰相没有好下场,但不忍眼看着皇上被孤立,心里万分恳切急迫。鲁公把自己大义凛然的形象树起来了,却让皇帝心中充满疑虑——不治元载之罪,好像是昏君信馋;治了元载之罪,功劳又似乎都在鲁公的提醒上。

更要命的是,这篇奏章在朝臣中引起强烈反响,大家纷纷誊抄,散布朝野。不到一个月,元载就找了个“诽谤”罪名,而且是鲁公最熟悉的礼仪方面的“诽谤”之罪,把鲁公一贬再贬。这贬谪一定是皇帝默许的。

颜真卿的忠义,绝非单纯的愚忠,而是恪守原则之忠。他忠于皇帝,更忠于内心的道义。当皇帝犯错时,他也会不顾个人安危大胆指出来。他追求的是“以天下为己任”的儒士情怀,其伟大是人格上的伟大,即使放在当今社会,也亟需他这种情怀和精神。尤其是为官者,更当以鲁公为楷模。

统观新、旧唐书给鲁公立的两篇传,皆逾四千字,但讲到书法的地方极少。《旧唐书·颜真卿传》只有三个字“尤工书”,《新唐书·颜真卿传》仅云“善正、草书,笔力遒婉,世宝传之”。(想了解颜真卿书学史,可点击链接 颜真卿在大唐书坛的“发迹史”)而大量的篇幅在讲鲁公忠义之事,以此可见古人的艺术观,人格还是第一位的。做人做不好,字写得再好也是枉然,因为“见艺思人”,艺术总要有所承载——如果一个美女品行不端,再漂亮的脸蛋、再火辣的身材,也很难让人欣赏她的美;如果一盘菜放了许多佐料,色香俱美,用的却是粗制食材,让人吃了就拉肚子,也很难让人喜欢上。

学书法,决不仅止于点画小技,更多的功夫应在于写字之外。
从颜鲁公, 看艺术家品行 - 六玄兴奘 - 蒋世刚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