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蒋世刚的博客

真善爱美---六玄子

 
 
 

日志

 
 

岳池高僧明心禅师  

2017-04-02 09:08:13|  分类: 高峰道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袁明心(讳树和),四川省岳池县顾县镇广福寺人氏。生于明嘉靖乙卯年(1555)八月初五子时,飞昇于清光绪辛丑年(1901)三月十三日酉时,享年346岁。祖父讳文兴,父讳金银,母杨氏,兄弟五人,排行三。九代施济广行善。家贫。十三岁时,祖与父母俱逝,到广福寺出家为僧。后去南充玉皇宫,云游陝西太白山,又在青羊宫看管花园。中年考取进士。后见国运衰颓,厌弃世俗,后到二仙庵出家修道。又值明熹宗(在位时间16211628年 )斥令天下道转为僧,不得已削发装疯,內实参玄悟道,心存济世。退居三台县龙台寺,奉行“三教合一”之宗,讲孔孟之礼义,阐丘袓龙门之道,开普渡众生之门。后来得到仙人吕祖(洞宾)、丘祖(处机)的指引传金丹大道入了道门。大道竞成后,开创全真龙门高峰道。讲究清心静坐,舒坦自然,不吃斋念咒……

明末清初时局动乱。……在袁祖云游九华山、终南山太白金天王庙后,返蜀…… “师见故乡人物百无一存。旧时所历诸寺院 ,其司香火绾钵盂 ,监藏库者,其人其身皆化为土苴屎,噘嘆!流尘散形转睨成空。惟功德无量,可以永世。遂遍往遂宁、成都、青城明刹胜境,随便化人济人……

后退回寄射蓬两县诸寺。清末曾住定香寺,又在射洪县东山寺任住持。后去射洪县河口乡龙台寺修仙悟道,此庙较较大,香火旺,常住僧众一百余人。

史料记载杨拂云四十岁时(1820)同袁祖去峨嵋山九老洞居三载,四年后袁、杨二祖在青羊宫等处挂单养静五年。

明心禅师,鹤发童颜,精神矍铄,俨然有神仙之雅度。他诱人为善,劝人去恶。识岁之丰凶、天之旱潦、事之休咎、数之休短、人之善恶。他行事神异,言语颠倒,人称“疯和尚”,敬之如神。1901年在龙台寺坐化,并葬于此。(三台县紫河镇龙台寺村 )。神封青莲古佛。(袁祖在西南经书中还有称清冽古佛,青列古佛等)

相传他收有徒弟三位:一,杨拂云;二,本空禅师,俗姓杨,射洪县柳堤人,1922年前后任射洪县东山寺住持;三,思摩禅师,俗名李君莲,原是清乾隆年间的翰林,后弃官为僧。他学识渊博,擅长书画,年事已高而返老还童,人称“癫师爷”,清末民初在定香寺任住持。

 (史料来源:板存四川简阳金马乡雷音寺;袁祖著作、自述;弟子们赞颂等。)

高峰山道观及周边的丛林庙都塑有袁祖的神像,如蓬溪县高峰山、定香宫;盐亭县文昌宫、天禄观;三台县龙台观;西充县蟠龙山;南充的舞凤山文昌宫、云台山、天福山、乳泉山、云台观等。

著作

1)普沱派曰:

经传冰清真罗觉,禅正比超德众缘。

眉轮玉观佛来性,慧广全义集贤东。

2)训戒  

男女修行听实言,从此志要立得坚。

第一佛法莫轻慢,第二孝道可登仙。

第三久远心不变,第四教训性莫偏

第五忘情并决念,第六品貌要行端。

第七粗鄙无半点,第八度量比海宽。

第九勤俭不厌倦,第十礼仪最为先。

十一内外无缺陷,十二样样洁白鲜。

十三见善早学满,十四忍辱更加谦。

十五自己有主见,十六和气养真元。

十七忍得磨与难,十八怎敢谤圣贤。

十九不甘自下贱,二十规清戒更严。

先佛本是凡夫转,坠落只为不虔诚。

要学仙佛哭修炼,苦炼金丹出妙玄。

吾辈皆因见识浅,前生未曾结佛缘。

奉劝知音佛慧剑,斩断六贱免缠绕。

那晓慈悲修至善,功圆果满上西天。

功高德厚佛祖选,逍遥快乐亿万年!!!

 

3疯师留别赞曰   (常清静经摘录)

鸿蒙未判宇宙开,无极虚中产婴孩。太极阴阳两仪现,天地人物号三才。

四象五行尊乾坤,日月星辰胎中存。六合七政分列宿,九宫八卦变化全。

混沌初开不记年,元会运世岁月迁。轮回无停常变转,日往月来书夜翻。

举世学道不看空,争名夺利是愚蒙。得着驴而思骏马,一旦无常万事休。

金丹大道最可难,莫把玄妙做等闲。不遇明师亲口传,休教口困舌头干。

混元一炁合先天,运动虚无只自然。打开无缝三皇销,管教立地成神仙。

两重天地分赤黑,要向丹台赏明月。提住金乌并玉兔,锻炼牟尼黍米结。

心即猿猴意是马,六欲扫尽七情寡。天根月屈来会合,八卦炉中紫气洒。

显密圆通真妙诀,性命相投不可谈。精气与神药三品,紧固稳藏休泄漏。

大觉金仙没垢姿,西方妙相祖源流。全神全气万事休,不生不灭九九劫。

天地生成造化仙,双林树下种金莲。乾坤颠倒成戊己,长生不老乐无边。

朝游北海暮苍庐,野鹿衔花到玉屋。洗心涤庐无烦恼,何秋虚灵不还俗。

人人有座长生殿,战退群魔识性天。参透本来真面目,功园果满成仙佛。

修行之人炼纯阳,阴邪不敢逞豪强。降龙伏虎精气足,飞身超出极乐乡。

日运金光紫气凝,玄机奥妙更微精。九重铁鼓箭穿过,返老还童雅少年。

修行何处用工夫,日月照耀洞庭湖。三车搬运灵丹药,运转黄河骨不枯。

不二门中法奥妙,灵明地上仔细参。喜怒忧思须扫尽,三皈五戒是根源。

一念缠动百魔生,是非场中耳无闻。潜纵避世粒痴蠢,隐姓埋名作哑聋。

坐禅了意要清净,不染人间半点情。清涧有份乐潇洒,口舌不闻喜太平。

天地生成灵混仙,无祖门种九品莲。亡情给食松柏果,乐意相投悟本源。

春到三阳万象新,夏来喜看芙荷青。八节山中随放情,四十湖里任游行。

风雷作伴配坎离,还从灵丹作根基。春月浑浑独垂钓,春山寂寂往西移。

周天一炁转红钓,火内生莲万象新。雷鸣冬震黄牙生,甘露普降润灵根。

大雨飞云暗溪寒,朔风吹雪铺高山。无孔洞中红炉缓,报到梅开玉满栏。

世人都想成神仙,皆由己心不自处。果能回头登彼岸,何愁大道不成仙。

修行办道要功培,重圣轻凡道自宏。舍身不做凡尘事,功德两全盛昌隆。

金丹大道非等闲,不遇明人不可传。得决需要培功德,三年九载回遥天。

混元一炁合先天,万劫千翻妙自然。渺茫无极混太乙,安定不动号初玄。

猿猴道体配人心,心即是佛意思深。死寻万象觅真火,如来同契在双林。

反本纯阳已到乾,虚极动静乐天然。南北二斗朝君面,震动兑西日转还。

先天一窍最幽玄,龟蛇会合鼎内煎。八卦炉中把气炼,锻炼悟空出泥丸。

修行之人意真多,规诫精严不受魔。五气朝元无人我,三花聚顶养泰和。

海底金钱戏金蟾,乌元会合池中乾。泥牛黄河法轮转,运转骨髓反遥天。

会运交功旨降尘,为的九六把胎撑。阴功能买天堂路,阳气纯全上遥京。

三真领旨驾祥云,遍游天涯渡众生。有缘得遇居三界,无缘在渡落九尘。

斗指南方乾坤家,五龙捧圣方光华。河车池中三时定,移成戊己长根芽。

悟空曾把龙宫憎,定海神针变化高。花果山前来收性,元龙有悔反天朝。

先天一气现真阳,斩断六贼守房黄。等待西天花发后,结成圣胎会娘亲。

奉劝世人不肯修,好似大船落滩头。波浪滔天睡流紧,不如回头步瀛洲。

畜物好度人难度,肯度畜物不度人。世间多少痴迷汉,怎肯回头进玄门。

水升火降炼永铅,四相和合返先天。苦海池中把船驾,东海众生早归源。

功做好万归一统,逢之得道苦用功。金丹大道世难逢,举飞生慈极乐空。

不要渡千又渡万,只要一人渡上岸。荒地广种无收成,四守善道莫看轻。

修行办道心莫偏,不分人我是一般。面是背非多奸诈,枉在佛门修妙法。

既进佛门学修炼,奸贪馋诈要去完。心口如一把道办,何愁普度不收完。

老母慈悲赐天恩,洪波苦海收缘人。不理山高路途远,荒野无丹正好行。

闲坐静室不计年,闷来无做事真遍。一封锦囊随身带,披星戴月访人缘。

出门办道费精神,不枉领命走一程。苦九六时齐真醒,渡转九六上天朝。

办道要依祖规条,谬行为背枉徒劳。一心一德佛把靠,果是人缘上御车。

修行办道要访查,分别真伪草虚华。莫把异类引入道,不度无缘渡有缘。

功满行完在意处,练就本性见真人。千辛万苦今方息,三皈五戒始自然。

一本纯阳喜非常,阴魔不敢逞豪强。须知水胜真经佚。不怕风雷闪电光。

混沌未分天地乱,渺渺茫茫无人见。自从盘古破鸿蒙,改从清浊两分辩。

天下脉从昆仑登,三双玲珑来的住。南北两双做护卫,中脉历代帝王家。

修行之人起二心,一双耳朵两边听。东一句来西一句,贤愚鄙陋要品评。

今逢三期普度兴,真依章程出火坑。心口如一办功果,替佛驾舟渡迷津。

救回佛祖众灵根,残灵醒悟把岸登。求师指点本来窍,收回四象炼元神。

天道修来又易难,须知由命亦由天。培功办果扫心相,管教立地成神仙。

修真原来是性命,采炼自家精气神。黄河转到三车运,五蕴皆空上昆仑。

世间多少讲修行,不明生死性源根。斩断六贼收四相,何愁三拐不上升。

五戒精研五气朝,六根清净生灵苗。七情六欲尽行灭,八难三灾永冰清。

隐姓埋名采药苗,不管是非低与高。莫游曲径行正道,一朝功满上天朝。

人生世上苦行操,争名夺利逞英豪。世事完毕无常到,富贵荣华一齐抛。

一尘不染为出家,无垢无为是生涯。真人问我修行路,云散当空月在华。

包罗天地为之道,性情不虚为之人。

4)疯师降尘遗醒迷歌

疯僧蹊跷,疯僧蹊跷,疯疯癫癫乐逍遥。往前看,尽都是蓑草。往後看,满地落花飘。
   
吾也不观山玩水,吾也不叹叙鱼樵。踏着吾的鞋儿,披着吾的敞袍。头一摆,手一抄,袖一撒,脚一跷。
   
行路快如风,两足甚轻抛。观遍了十方世界,历尽了万顷波涛。清风随我走,明月来相照。御气归来,吾只见遍山烟云绕。

龙台寺内钟鼓敲,趺坐而坐,绵绵息调。众弟子合掌皈依,细听吾说些窍妙,讲些根苗。有缘的终归大道,无缘的难遇仙曹。勤修的吾有指教,不修的吾有开消。非是吾这般性傲,言语蹊跷。
    皆因佛法人间少,如来也不许乱教。如今人,真道他不要,当如鸿毛抛。假的爱如宝,费钱不辞劳。邀约到处跑,渡水过荒郊。旁门与左道,密密把人邀。一齐拜师保,都想上凌霄。有人去劝他,他反把他笑。有人去引他,他还说不好。嗄嗄,这等人,见识不高,根基也小。不上吾的大愿船,不识吾的玄机妙。
   
他见吾疯疯魔魔,颠颠倒倒。他见吾褛褛褴褴,唧唧嘈嘈。他见吾五荤不戒,言语蹊跷。想拜吾的门,见吾是狂老。想求吾的道,未见有开消。嗄嗄,这等人,那知吾的巧?那知吾的妙?
   
传了他不知,说了他不晓。吾本非癫,吾本非傲。又非是把他脸扫,又非是把他不要。我要看他,心儿真不真?我要看他,脾气好不好?嗄嗄,那晓得,这等人,他才无缘,又不识道。

总要吾口口相传,又要吾步步相教。又要吾赐他衣钵、赠他法宝。嗄嗄。这等人,道也不修,身也不保,德也不积,功也不造。
   
那有这样便宜,那有这样轻抛?殊不知成仙无多巧,做佛无别妙。几句就说了,破出先天妙。
    回头急早修,莫说还尚早。讲甚么释典仙经,谈甚么六经奥妙。这都是料货多了,理太繁了,看不尽了,学不完了。光阴过了,搞不赢了。大限来了,快快修了。莫因循了,吾要去了,会不倒了。愿将完了,缘要满了。

论修行,读书也好,不读书也好。男子汉也好,女人家也好。只怕人不苦修,那有个不得成道。吾当初入空门,魔尽多少!遇着真师,人人不晓。吾就密修密炼,一心向道。日每间,或烧炷香,或睡一觉。或拜十方诸佛,或游寺院荒郊。任人嗔,任人恼,任人欺,任人笑。吾也不怪他,吾也不火冒。我也不贪恋尘嚣,一心修我的道。休要学儿曹,快快乐乐,逍逍遥遥。言语癫倒,行动蹊跷。
   
人人见我都发笑,个个说我是蠢包。我本是如痴如聋、非仙非道。形骸如土木,气质等蓬蒿。却原腹内有至宝,心中炼得有大道。任他们尘世上,风花雪月、金银财宝、荣华富贵、奇异妙巧。引不动我的心儿,挑不起我的烦恼。任他们争名也好、夺利也好。我只管修我的行、炼我的道。也不与他相计较,也不与他糊乱吵。你看我二六时中,毋怠毋荒,常常观照。炼莲台而引清风,对明月而炼至宝。或坐一阵,或走一遭。

论修行,可怜我苦了多少,磨了多少!穿也未穿好,吃也未吃好。坐也未坐好,睡也未睡好。冷了多少,饿了多少!肮脏多少,厌恶多少!比犬不如,比鸡还小。人人年中求安乐,我到年中像皮草。人到五更睡融融,我到五更喂蚊虫。可怜我,为修这道,苦之不了,磨之不了!
   
说到此,不由吾心中耿耿,珠泪长抛!才把我心儿炼空,性儿炼好。猴儿也不跳,马儿也不跑。我师爷他才来使我得道。那仙佛念我炼道心真,又来与我传药苗。

到如今,我也老了,我也苦了!道将完了,果要成了,缘要满了!未必还要与你们长打丝绞,尽倒在此搞。怕不对了,恐想错了!吾思一人成佛,心太孤了。怕那仙佛说我太毒,不管世道。故所以大设慈航,把门撑高。逆水滩头,架几只船儿,撑几竿兰桡。誓愿普渡众生,接引尔等赴逍遥。大家同登彼岸,一齐过了独木桥。跳出迷津,同赴逍遥。你看我这事高不高?心肠好不好?

但愿你,十方门下,一切众生,忙忙醒悟,结缘要早。想上舟的急上舟,要求道的忙求道。心思莫乱,觉路要早。吾也不要你金银,买田买地;吾也不要你衣食,身穿肚饱。只要你一点真心,勤修大道。漫道说,袪病延年,长生不老。实可以成仙成佛,九祖先灵一齐超。男的吾也度,女的吾也保。

但愿你,一切弟子早把名利抛,酒色财气快丢了。跳出樊笼,莫久迷了。领功的,急急行功。得法的,忙忙悟道。有疑的,与他破疑。不信的,尽他去了。愿进来也好,愿出去也好。莫把他挡倒,莫把他拴倒。

道在人弘修在己,不修不炼随他搞。那有几个真心来求道,大半是脱祸消灾、为病不好。死的怕死,求个寿延高。想的想有儿,膝下後人少。求的求功名,龙门一步跳。思的思利益,家中少财宝。祸事要吾治,灾难要吾保。你看这等人,好不好搞?蹊不蹊跷?

几个是修真养性,完全五伦八德。把吾道都看轻了,把吾道都说坏了。凡尔传度弟子,都要知道,莫看轻了。劝尔修炼弟子,各人立志,认真悟道。你莫谈我孬,我不说你好,要得好大家好。莫想一人成佛,尽他们孽海淹倒。大家搭跳板,大家设座桥。岂不是你也得过,我也渡了。同登慈航乐逍遥。

倘若是,不修不炼,懒做懒搞。还要去瞒心昧己,嫖赌嚼摇。贪恋洋烟,日每困倒。争名夺利,不忠不孝。这就是造孽之徒,不识好,充劫运,要挨刀。神天必厌恶,仙佛也不保。吾那时,还不是埋头闭眼,也不管了,撇着身子走开了。

到而今,人心不好,天心也恼。看看大劫临头,要动枪刀。魔军下了界,贼匪更凶了,将要来了,阻不倒了。黑气腾空,愁云渺渺。杀人如麻,遍地困倒。任虎来餐,任犬来咬。房屋成灰,田地荒抛。白骨现天,红血成濠。风凄凄兮云惨惨!雾沉沉兮雨潇潇!处处人烟断了,昼夜鬼哭神嚎!你看凄不凄凉,痛不痛悼?!这非是老天无情,仙佛不保。皆因你世上人,酿成恶劫,自遭杀耗。吾因此设此方便,教人修道。化导人心,打开迷巧。使人醒悟,个个得证菩提。第一伦常要紧。第二功德要造。第三心性要好。第四品行要高。与天地培补元气,与皇王辅持世道。把劫运早早来消,把人种处处留倒。未成道的劫能过,已成道的上天曹。吾那时有忧也无忧,不笑也要笑。与你们一齐游蓬岛,大家会蟠桃。你看我等好不好,高不高?嗄嗄,名登金阙乐逍遥,名登金阙乐逍遥。

诗曰:

历遍韶华数百秋, 大千世界任邀游。

而今始肯临斯地,为救生民日夜愁。
尘世光阴能有几,人何自造罪弥天。
日月如梭去复反,光阴一去不能还。
堪叹世人真可厌,为恶百端有多年。
吾今无奈元神变,托化狂僧性若癫。
早奏上皇传旨选,祥云随驾游大千。
玉河池内骨髓换,身化泥丸几经年。
若问吾家家不远,龙楼凤阁在云端。
三千气数今已满,随气变化本姓袁。
弟兄五人俱好善,母亲杨氏善性传。
九代施济广行善,万贯家财尽搞完。
母别父离弟兄散,各逃生路奔阳关。
无奈避祸南充县,欲投明师把道传。
玉皇殿下师拜见,修至五载未得缘。
才遇马祖把道演,一点法语记心间。

才知前生今世现,扛得七倒与八颠。
不知不觉对我叹,飘然而来得仙丹。
满堂师兄起嫌心,邀约四乡保甲团。
不准狂僧庙内站,霎时天黑实难堪。
又是乌风与闪电,更兼暴雨及雾烟。
一身脱得无根线,又打又骂赶下山。
身困岩洞七夜半,人事不知虎来餐。
山神捉拿把本谏,师传马祖来结缘。
赐我背篼天下冲,背起顽石来炼丹。
无衣无食真伤惨,那个受得这艰难!
手执禅杖把妖赶,脚踏芒鞋旧不堪。
身穿衲陀只见线,寒冬数九未沾棉。
头戴帽儿随时换,筋筋吊吊滥圈圈。
缘化诸山多恶犬,见了贫僧围一团。
既来都想咬脚杆,禅杖略指跑一边。
吾心原是慈悲念,喜的爱笑不管闲。
眼观少人来向善,贪的酒色财气烟。
也有欲把神仙见,痴心妄想成佛仙。
听吾开示金不换,与你男女说真言。
儒门存心止至善,忠恕之道是真传。
吾门明心慈悲念,六字真经是真传。
道门修心把性炼,中和之道是真传。
三教精义吾说现,想遇明师要有缘。
至於旁门有千万,难以从头与你言。
有能体贴心不变,不久引你上罗天。
问吾道法深和浅,炼了二百四十年。
未来之事吾说现,既往之事谕上观。
中华大国都走遍,天下丛林尽搅酸。
待我厚者把恩感,也有不厚也无闲。
也有恶我说长短,由他造罪嘴番番。
也有求我来指点,三跪九叩解他冤。
也有善人信点点,我便解他前世冤。
更有一等全信善,我便度他上罗天。
吾门弟子听吾叹,看我作难不作难?
别人修道床上炼,被帐齐全一身安。
惟我炼道好伤惨,黑屋角内把身眠。
谁知小儿多作怪,盖的谷草尽烧完。
黄昏望月花心现,三还九转炼成仙。
蚊虫蛤蚤牵了线,咬得吾身把气叹。
满腔浩气天地转,一片丹心化愚顽。
只候吾的功成满,不久必要上南天。
修道须要除妄念,看破红尘学装癫。
糊言乱语为那件,以少俗人来牵缠。
奉劝世人早看淡,百味珍馑莫去贪。
吃些粗茶与淡饭,五谷养命结胎元。
老僧抛家上庵观,久行不忘炼心田。
心田炼好天有眼,上天不负善女男。
天下名山有千万,何不别处去结缘。
要到龙台为那件,祥云山上会群仙。
每年王母蟠桃宴,来拜吾门有万千。
三畏四箴谨凛看,三皈五戒要守全。
只要吾徒体贴炼,三教合一吾说完。

或求祸患来消散,或求富贵显世间。
或求长生不老汉,或求祛病与延年。
或求瘟灾来消散,或求水火不相干。
或求官非不能染,或求口舌不相残。
或求虫蝗驱远散,或求疾病不相缠。
凡有所祈俱如愿,吾僧於斯有一言。
大小功德要做点,若无善功不结缘。
勿论富贵与贫贱,改恶从善培心田。
倘有真心求指点,紧把吾言记心间。
有缘千里易相见,无缘对面也枉然。
吾不久与你相见,掩了神光回善坛。

 

5)优游歌:

来也瀛洲,去也瀛洲。我不爱世上田土, 我不贪人间时馐。行也潇洒, 坐也风流。 朝也酒醉, 夕也歌讴。何忧何惧, 不怨不尤。时而跨鹤游海岛, 时而乘槎泛斗牛。闲无事, 驾扁舟, 往来烟波孰与俦? 赛过你高车驷马辏, 胜过你将相王侯。高车驷马, 将相王侯, 不过花间露、水上沤。花间露、水上沤,空逐一尘浮。有谁看得透? 谁人又肯丢? 房屋量人斗, 夫妇渡客舟。儿女冤债主, 田土钓鱼钩。到不如早看破, 看破花世界, 往来有渡舟。有缘得上舟,无缘不得求。不得求,甚愁忧。甚愁忧,把心丢。把心丢,休休休休休!罢罢罢罢休休!紧里将财舍,忙里把闲偷。待到功圆满,自有个无边光景乐以忘忧!饮的是琼浆酒,坐的是白玉楼。逍遥台上常来往,快乐宫中度春秋。到那时,行也潇洒,坐也风流。朝也酒醉,夕也歌讴。来也悠悠游游,去也游游悠悠。啊啊啊,何忧何惧,不怨不尤。来也瀛洲,去也瀛洲。

(原载民国三十一年镌《三教真诠妙经》,板存射洪青堤渡清虚观)

 

 墓志 

射洪文映江抄录

师俗姓袁名树和  入法后名明心   蜀岳池人  九世力善    母杨好佛  孕师时梦金人附怀   兄弟五  惟师荘严类佛人 称之曰佛子  年十三祖与父毌俱逝  家贫甚自计学书  未成弃而学佛  冀得超拔  先世锐髪  广教寺主僧一见  知法问询  所趣向願   捨身以报  所受教以诵习金刚  六时呗唸不怠  庙务多废  众僧嫌惎师恳  主僧资  觅道抵南充玉皇殿师  一老僧积年无得   忽马祖灵降授以真诀  六根发妙  恢诡无端  同辈厌其狂怪   号召邻保裭挞出山   寄山洞七  夜风雨晦冥  凣膏虎吻   顿山灵拥卫  马祖复降赐以乞缘  诸具一两寺  係唐代始建年乆  刺林覆盖  芜无形踪  清时罗将军进兵经此  步所见白兔二只   令其跟追至林  则无隐  伐林露出古寺   相继修建  即为三台之一 曰龙台之仙佛胜地  显名遍蜀  被损于公元一九五一年  先师陵墓毁亍一九六四年   待一九九一年复建。    

公元一九九一年辛未岁季夏月望五日  谷旦

(注:该碑文是从墓碑中手抄而来,可能有字误,请谅解。)

文映江简介

文映江1874—1950),字岷山,清末四川射洪蟠龙寺坝人,善诗文,轻写字,平身生活清苦,秉性孤傲,诙谐放荡,玩世不恭。一生能诗善文,往往出口成章。射洪人称他为文麻子并谓有诗两千首,文一千多篇。其诗文稿今尤存。1996年,射洪县政协文史委选取其中精华部分,收录诗文370余篇(首)编成《文映江诗文稿》公开发行,引起广大读者的极大兴趣。

岳池高僧明心禅师 - 六玄兴奘 - 蒋世刚的博客

 

岳池高僧明心禅师 - 六玄兴奘 - 蒋世刚的博客

 

岳池高僧明心禅师 - 六玄兴奘 - 蒋世刚的博客

 

岳池高僧明心禅师 - 六玄兴奘 - 蒋世刚的博客

 

岳池高僧明心禅师 - 六玄兴奘 - 蒋世刚的博客

 

岳池高僧明心禅师 - 六玄兴奘 - 蒋世刚的博客

 

岳池高僧明心禅师 - 六玄兴奘 - 蒋世刚的博客

 岳池高僧明心禅师 - 六玄兴奘 - 蒋世刚的博客

 
岳池高僧明心禅师 - 六玄兴奘 - 蒋世刚的博客
 
岳池高僧明心禅师 - 六玄兴奘 - 蒋世刚的博客
 
岳池高僧明心禅师 - 六玄兴奘 - 蒋世刚的博客
 
岳池高僧明心禅师 - 六玄兴奘 - 蒋世刚的博客
 岳池高僧明心禅师 - 六玄兴奘 - 蒋世刚的博客
 
岳池高僧明心禅师 - 六玄兴奘 - 蒋世刚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