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蒋世刚的博客

真善爱美---六玄子

 
 
 

日志

 
 

自视和视人(下)  

2017-07-26 14:56:27|  分类: 书法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视和视人(下)

文/徐建融 


过去,听启功先生回应别人对他水平高的赞誉:书协主席的书法水平往往不是最高的,就像航天部长不是水平最高的飞行员是一样的道理。但飞行员飞行水平的高低是有相对统一的标准的,而书法家书法水平的高低却完全没有统一的标准。怎样自视和视人,我们除了需要分别“古之君子”与“今之君子”的不同取向,更需要明白艺术的标准是多元的,而不是一元的,不能用我所认可的这一条标准,去评判那一种风格的水平高下。例如,凡·高生前所流行的绘画标准,是古典写实主义,根据这一标准,他理所当然地被认定为很差的画家。但又有谁能料到,在他的身后,各种现代主义的标准也得到了承认呢?所以,我们今天认为某某人的书画艺术水平实在差,几十年或者几百年之后,又有谁能肯定,这一“水平实在差”的标准,不会被承认为“水平出奇高”的标准呢?

即使根据同一条标准,例如二王的标准。你认为他差,是因为以自己的水平为基准,他的二王不如你的二王;但如果以二王的水平为基准,你的二王也不如二王的二王啊!无非你距二王五十步,他距二王一百步而已;甚至在他的眼里,他距二王只有五十步,你距二王才是一百步呢!

总之,无论根据不同的标准还是相同的标准,凡是你认为水平很差的书画家,你在他的眼中,一定也是被认为水平很差的。而究竟孰优孰劣、孰高孰低,这可不像体育的竞技,是永远争不清的。所以,现实常常是不公正的,只有历史才是相对公正的。艺术观点的正确错误,艺术水平的高下优劣,应该“和而不同”地共存,“待五百年后人论定”。硬要在现实中争个明白,以高明自视,以低劣视人,侮人者人必侮之。凡·高在生前不被认可,身后备受推崇,这是标准不同所致;元代时盛懋被一致看好,吴镇则不被看好,到了明代,吴镇的水平被公认为在盛懋之上,这是不同的标准也可能导致高下评判的分歧。无论标准相同还是标准不同,生前红火,死后冷落,或生前冷落,死后红火的例子,在艺术史上屡见不鲜。

韩愈之所以主张多看到自己的不足、别人的优长,而不是多看到自己的优长、别人的不足,虽然主要是从人品道德的修养着眼,但也不排除对无法争清的或无关紧要的事情不要作斤斤计较的宽容大度,而把精力用于做好自己的事情上去的用意。当然,不认死理,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与认死理,无事生非,小事化大,大事闹到不可收拾,这也是两种不同的人品。过去,上海东方电视台有一个“老娘舅”节目,柏万青柏阿姨表示,家里不是讲道理的地方,没有谁对谁错,谁也不要想用自己的想法去改变别人,而只能包容别人。我想,艺术界,乃至整个世界上,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又见中央电视台的“动物世界”,有一句旁白:“选择同人类打交道是最不明智的一种做法。”原因何在呢?我想,应该是人类总是自视甚高,以为自己是“万物之灵”,而视人(动物)甚低。但我们作为人类中的一分子,同人类打交道不是选择不选择的问题啊!怎么办呢?“仗义每存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选择同自视甚高的读书人打交道是最不明智的一种做法。

当然,这个读书人是有特指的,专指以“万般独高”自居的“秀才”,他们喜欢讲“讲不清”的道理,喜欢用自己的标准去改变别人。而不是指韩愈那样的读书人,复杂的事情简单做,深奥的道理浅显讲,讲得简直不像道理而就是日常的常识,有自己的标准、原则却不高自标置,更不强加于人。当然,这是有原则的,就是不能违背社会法纪、公序良俗、生活常识。三者之外,皆不涉大是大非,对不同的观点、水平,又有什么必要争出一个对错、高下的“道理”来呢?涉及原则,当然是需要据理力争,不能迁就、“包容”的。所以,即使韩愈、柏阿姨,也决非你好我好大家好,而是挺身而起、拍案而怒。这,只要读一读韩愈的《争臣论》便可明白。

“生也有涯,知也无涯”。从相对的立场,人人都是知的、对的、优的,无非你的知多一点,他的知少一点,你知的是这个,他知的是那个。一百是知,五十也是知,不能以一百为知、五十为不知;种菜是知,打铁也是知,不能以种菜为知、打铁为不知。在这一意义上,每一个人都可以充分地自信,但又必须充分地包容。从绝对的立场,人人都是无知的,以无涯为分母,有涯为分子,十五是零,一百同样是零。在这一意义上,每一个人都应该自觉地反省自己,而不是指责别人。不仅针对无限时空、无穷客观世界的认识如此,就是针对某一个具体事物的认知也是如此。


所谓“见仁见智”,西谚则云“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诗无达诂”,具体到对梅尧臣诗的认识,欧阳修与他的艺术观点完全一致,艺术水平和鉴赏水平同样高旷,但二人的意见却并不相合。欧自以为“天下知梅诗者莫若余”,梅亦推许“天下知余诗者莫若欧”,但欧认为最佳的梅诗梅自认不过平平,梅认为最佳的己诗欧又认为实在乏善可陈。十年前,每年的高考常有以在世某名作家的文字为题,要求考生阅读后归纳它的“中心思想”,供选择的答案有a、b、c。好事者给本人作答,选的是a,而标准答案却是c!这可不像数理化的试卷,有生活常识作为对错的依据。所以频频闹出笑话以后,高考的试卷就再也不用在世作家的文字为题了。但用古人的文字为题,不能起古人于地下而询之,谁能保证考官所定的“标准答案”就一定是绝对正确的呢?同样,关于书画艺术的观点、水平,孰高孰低,孰对孰错,在现实中永远是越争越糊涂,而必须“待五百年后人论定”的。包括书画之外,韩愈所指出的自视独是、视人皆非,作为一种“今之君子”的不良人品,根本上也是因为在这类事上,是非的标准是多元的。如果是真的举重,谁敢说自己的力气最大呢?但如果是写“举重”两个字,谁都敢说自己写的最有张力,而别人写的毫无骨力。

人有自私的劣性,而自私的表现有四:贪欲、惰性、自以为是、文过饰非。自以为是就是自视时总认为自己是对的、高的;为了加强自以为是,又必然视人为非。视人为非就是视人时总认为别人是错的、下的。而人格的意义恰在于克制人性的膨胀,不要自以为是而视人为非。那么,自信还要不要呢?当然要的。什么是自信呢?老一辈的书画家有一句口头禅:“口头上让人,笔头上不让人。”就是口头上一定要看到自己的不足、赞扬别人的优长;私底下,笔头上埋头苦练,克服自己的不足,超越别人的优长。这,正是韩愈所说的“古之君子”。“今之君子”则反之,笔头上让不让人不知道,口头上一定是不让人的。

圣人反对“乡愿”,是指在涉及三原则的大是大非问题上不能和稀泥;又倡导“温良恭俭让”,是指在三原则之外的任何事情上都应该“和为贵”,成人之美而不是成人之恶。韩愈的自视不足而视人优长,便是三原则之外应取的人品气度。黄山谷论“士大夫处世可以百为,唯不可俗”,而以“平居无以异于俗人,临大节而不夺”为“此不俗人也”,以“平居终日,如含瓦石,临事而一筹不画”为“此俗人也”。什么是“平居无以异于俗人”呢?就是在三原则之外的任何事情上都自以为非而以人为是,绝不显得高人一等。什么是“临大节而不夺”呢?就是在三原则的问题上敢于挺身而出,“虽千万人吾往矣”。什么是“临事而一筹不画”呢?就是在三原则的问题上毫无担当。至于“平居大异于俗人”而临事一筹不画,在三原则之外的任何事情上都自以为是而以人为非,显得出人头地、独占风光者,就是俗而下之了。书画,在欧阳修的眼中不过平居的小事,作为“消日”的余事,以养平常心而成浩然之气;在“今之君子”则看作惊天动地的大事,作为“功名”的事业,以养骄横心而成不正之风。

老一辈的书画家,不仅绝不诋毁舒同、启功,而且对不熟悉的小青年上门求教,也总是赞赏有加;只有对熟悉的学生,才会循循善诱,指出他的缺点,要求他改进。我年轻时与前辈们多有往来,耳濡目染,艺术没有学好,但他们多检讨自己不足、少批评别人“错误”的人品风范,却深入骨髓。有一次,朋友邀游某深山,游览三小时后至某山庄午餐,餐后我建议午睡一个小时再离开。当时山庄中客人都已用餐完毕离去,只剩下我们几人,便每人拼合两张条凳睡下。醒来发现旁边桌上又有客人在用餐,朋友则不见了。寻到朋友,问他睡得好吗?他忿忿地说:“我们刚躺下,便来了一群人用餐,也不看看旁边有人在午睡,大呼小叫的,吵得让人睡不着,太不懂规矩了!”我赶忙说:“千万不能这么讲!不是他们不懂规矩,是我们不懂规矩。这里本是吃饭喝酒的场所,不是睡觉的场所啊!”所以,我总是认为,以圣贤为标准,我的能力太小了,付出太少了,得到太多了。至于别人能力的大小、付出的多少、得到的多少,不是我所应该关注的。所谓“为仁在己,岂由人哉”。一定要考虑,则应以常人为标准,多看到别人能力的大、付出的多、得到的少。

由对自己、对别人的认知,扩大到对当前整个书画界的认知,一个普遍的看法是“不好”。但问题来了,你既然认为自己的水平很高,包括庙堂之高者、江湖之远者无不认为自己的水平很高,则即使有你所指斥的别人水平不高,庙堂之高者指斥江湖之远的水平不高,江湖之远者指斥庙堂之高的水平不高,当前书画界的形势不还是“好”的吗?因为前此的任一时代之书画界,都是既有水平高,又有水平不高,而其“好”则是由“一俊遮百丑”的啊!而你认为“不好”,岂不否认了你们各自自视的水平很高吗?其次,这“不好”归咎于谁呢?你的自视很高实际上是不高,归咎于别人;庙堂之高者的自视很高实际上是不高,归咎于江湖;江湖之远者的自视很高实际上是不高,归咎于庙堂——一句话,我的事情没做好,归咎于别人。但《孟子》中不是说“仁者如射”,你射箭而不中,同别人射不射箭,或别人射了箭而中不中的,是完全没有关系的啊!
 
     (本文刊发于《书法》2017年第7期)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