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蒋世刚的博客

真善爱美---六玄子

 
 
 

日志

 
 

够”字诲人知足  

2017-08-08 10:34:25|  分类: 书法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够”字诲人知足

文/林岫

    初夏,听启功先生讲课,课间休息闲聊,门头沟吴经原拿出一张四尺横幅请教。启功看上面写着“知足常乐”行书四字,笑吟吟道:“其实,这四个字的意思,就是一个‘够’字……”大家茫然不解,请教启功。启功先生说:“这话,是我说的,但这理儿呢,是溥儒先生以前教诲我的。”于是,启功先生侃侃道出一截关于“够”字的往事。

    “当年在松风草堂画会学习书画,携带去的字啦画啦,都得合着现场完活儿的书画一并呈前辈赐教。京城没有美院艺校,能听他们赐教是我们当时最好的学习机会。看书法,简单,指正一二则可,看画则比较耽误时间。当时小画能得到溥雪斋(松风)和溥儒(松涛)二位的点头,心里甭提有多得意了。譬如溥二爷说一声‘做诗去’,这就说明画可以过关,就剩题画了。等把做得的小诗草稿呈上,二爷看过,要不说话,扑哧扔回来,那是不够格。如果看完,兴许承蒙改写一二字,给你画个墨圈,圈里写个‘够’字,等于说诗够格了,可以去题画了……”

    启功先生(号松壑)在松风草堂画会算少壮派,他回忆说,那时不像现在老师用红笔“打红钩”算好,也不像后来人说什么“及格”“优秀”之类,宗室的师长只会说“够格”。有次,启功带去两张画,都获准作诗了。诗呢,在家先已备下腹稿,随即呈上抄稿,溥二爷看完,圈了字。启功接手一看,怪了;一大一小,大圈里写大“够”,小圈里写小“夠”,而且“那‘多’还写得或前或后,一南一北”(不知何故,当时清宗室人忌讳说“东西”,指示方位时都尽量靠“南北”或“前后”去说,大约是一种避讳)。启功说,他先请站在身边的祁井西(松崖)先生看。祁先生开玩笑说:“那大个的,是大夠格;那小个的,是勉强够格呗。不信问去。”启功先生说:“我到底还是纳闷儿啊,便去请教。你们猜溥先生咋回答?”大家摇头,说猜不着啊。启功先生说:“溥二爷一乐,说‘你管它先多后多,大多小多呢!得着就好,你知足吧’。我回家静心一琢磨,这话啊,还真是大有理。听着都长能耐……”

    祁井西(祁崑,一九○一—一九四四),镶黄旗人,松风草堂画会著名山水画家,门下高足有金哲公、郭传璋、梁树年等。据画家叶仰曦先生的女弟子葛嵒老人《画坛名宿》回忆,松风草堂画会,最初只有溥雪斋为首的清宗室七人,后来非宗室的满族书画家祁井西(松崖)、叶仰曦(松荫)、张和庸(松云)等也常来画会参加雅集,拜师请教都竭勉勤恳,溥雪斋遂扩大门户,各予“松”字雅号,共襄京城书画一时之盛。后来,祁先生告诉启功:“溥先生说你问对了。还说‘单这“够”字,就够诸位琢磨平生了!’”

    今日休假,书斋读书,忽然想起“够”字,觉得确实有些意思。那“多”或前或后,固有任意性,也非毫无道理。够,形声会意字,“句”(音勾),本义“停止”,自然“满足”。从“多”,又加重了“适足”“只此”义,《论语·子张》有“多见其不知量也(只能见其不自量)”,这里的“多”,用“只此”义,大同小异。“句多”合体,就是“够”字,左右结构,孰前孰后,应该无碍。本义说数量满足,有“足够”“够用”等词语;引申说达到某种期望,则有“够格”“够味”;如果假借,则有“够得着”“能够”等词语。“够”字,算不得奇字,但让溥心畬一说,明眼启智,字即通灵,精彩得可以点化旧王孙,不啻一声棒喝。

    知够,即是知足,能平心待人处事,还能知足常乐,是能耐,也是人生一大学问。难怪五代伪蜀时得太宗倚重,被请去正讹字书和“令模阁帖(敕令摹写阁帖)”的书法家王著,曾有“知足为富”之叹。宋诗中读读那些仕场竞进挣扎的过来人的“知足诗”,例如“浩歌归去来,不辱在知足”(吕声之),“当其恋五斗,乃独不知足”(范浚)等,如果都当“够”的人生至理来读,必有精醒。

    晚上灯下读《论语·宪问》,检至子路问孔子“君子”一段,又想起“够”字,感慨殊深。“子路问‘君子’,(孔)子曰‘修己以敬’。(子路)曰‘如斯而已乎?’(孔子)曰‘修己以安人’。”其实,“修己以敬”和“修己以安人”,都只道着一个“够”字。够(知足),竟然能表述君子进退修己之儒道,这个能耐当不简单。启功先生谓“静心一琢磨,还真是大有理”,其理大约即此。

    思路苟作开拓,很容易想起旧王孙赵孟頫的《奉懿旨撰题耕织十二图》,其图九即题有“小人好争利,昼夜心营营。君子贵知足,知足万虑轻”,愣将赵家势去说得烟轻云淡,俯首知足眼前的小日子,也是聪明卖个乖巧。不知溥心畬读过康熙十二年(一六七三)会试状元韩菼的《崇让论》否?韩菼言及有别于“小民知足”的“王孙知足”时,岂预二百七十年后清宗室诸位旧王孙的生计之难?末朝旧王孙未必都用“官艺兼资双保险”的赵王孙的活法,但放下皇胄身段,以书画谋生,食砚知足,应该是“微风亦凉,片月亦明”了。
    (本文刊发于《书法》2017年第7期)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